掉进一个大坑

这个真的太好笑了(捶地

阿莱德琳:

🐸今天槽一个反套路山寨神作《福尔摩斯大战恐龙》 一对儿麦雷引发的血案

【HW】食髓知味 (9)

要不要看,这是一个问题!

Jane:

临时有事,周末这章先更出来,到时候不一定有空来发。


丢一首BGM,虽然不建议搭配食用,但是emmm,我喜欢!这里用Hurts的版本而不是Oasis


Wonderwall - Hurts


——




       那天和多诺万聊完之后,约翰没有多想便往回走。旅馆的房间本不宽裕,浴室门又开在床头边,一进门整个房间都一览无余。夏洛克将手里的东西飞快地塞进枕头底下,一手拉过旁边的被子盖在身上的时候,约翰怔愣在玄关处,有些意外夏洛克还留在这里,还躺在原先的位置上。两人都有些尴尬,两相对望,两相无言。


       夏洛克掖了一下被脚,靠坐起来,他苍白裸露的肩膀耸了耸道:“我的衣服还在我房间,我以为你会晚点回来。”


       约翰也很尴尬,但这是他的房间,他回来根本想不到也不需要敲门,但他还是顺着台阶往下走,打算给对方一点空间道:“是我忘记敲门了。我去帮你拿过来。”


       他们都清楚对方在打掩护,约翰看见了他握在手里的针头,虽然只是一晃而过。他一向知道夏洛克有门路搞到这些东西,何况他又不蠢,在夏洛克偶尔控制不住自己而显得极度亢奋的时候,他当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只是他们本身只是室友,约翰也听过夏洛克自己对这些东西的一套理论——‘没有什么比无聊更危害生命’。所以只要在不影响到自己的情况下,约翰从未想过要去约束夏洛克,他毕竟没有那个权利。


       更重要的是,同宿两年多,约翰已经慢慢能摸清夏洛克何时会去寻求这些刺激,以及他会在什么情况下选择这样的应对方式。酒吧从来不是首选项,夏洛克不喜欢酒精,那会抑制他的自制力,他讨厌醉酒之后的呕吐和胡言乱语——尽管极为偶尔的状况下,他会为了其他目的去尝试——但是酒吧里向他兜售这些东西的蛇虫鼠蚁是,在夏洛克状态不稳定抑或他又感到无法缓解的无聊时,便会频繁地夜出,去寻觅这些人,好来搞到一夜放纵。在这些时候,如果有人将电话打到约翰的手机上,让约翰来接夏洛克回去,多半是他的线人又被麦克罗夫特发现了。搁在平常,如果夏洛克开始不正常且长时间地拉奏小提琴,多半是麦克罗夫特给他打了电话,之后的一整天最好都别和夏洛克说话,而如果夏洛克回了一次家,只会更糟,第二天早上约翰就得想办法确认夏洛克没有死在自己卧室里。


       但夏洛克从来没有当他面用过这个,从来没有。他以为至少跟他在一起,对夏洛克而言没那么无聊。


       他握着房门的把手,再一次地站在无人的走廊上,他身后是他该去的地方,去拿夏洛克的衣服和东西,接着留出时间,再回来,让夏洛克穿上衣服走人。无非只是这样,而人活着总是犯贱。他拼命想让夏洛克退开一点的时候,却连一句来自对方的拒绝都没能想到,但或许这就是答案。他不想离开夏洛克,这就是答案。


       约翰把夏洛克的衣服拿回去时,已然夜幕初上,他恰巧被麦克喊走一回,商量一下明天什么时候出发的事情,傍晚无雨,他们又顺道一起吃了晚餐。他拎着带给夏洛克的外卖往回走时,路过小镇上唯一一家综合便利店,在药柜正经买了一次药,结账的前台摆着各种花花绿绿的包装盒,约翰好奇拿起了其中一盒,才发现是女孩们用的美妆产品,收银员看向他的眼光显得很异样。


       中间他给夏洛克发过一次信息,查了手机几次,都没有收到回复。走在路上,麦克笑他有没有女友都一样忙,约翰没有理他,麦克又问他有没有解决好多诺万的事情,说是多诺万有特意问过约翰在哪里,想找约翰道个歉解释清楚。提起这一茬,约翰有些笑不出来,只好敷衍道他帮夏洛克收拾烂摊子也不是第一次,早都解释好了。麦克厚实柔软的手掌拍了拍约翰的肩,安慰他道夏洛克是个好人,只是不太会跟别人相处,多诺万也没有恶意。这让约翰觉得些许宽慰,说到底夏洛克是被他带进这个圈子里的,要不是麦克每次都能包容,他们也不会这么处得来。


       两人一路走走聊聊,插科打诨,等回到旅店时,同来的一群人正在一楼的台球桌边打台球,店主也参与了进来。他们一看约翰和麦克回来了,勾肩搭背地就要将两人往球桌面前带,约翰推了两下没推掉,再推面子上太难看,索性拿起球杆玩了几局。但他对台球的兴趣始终只是泛泛,几局下来,若不是他向来准头和运气都不错,能让人偶尔眼前一亮,便要输到垫底。大家也能看出来约翰兴致不高,灌了他几瓶啤酒后就放他回走了,约翰觉得过意不去,又跟男生们多喝了几瓶才走。


       他酒量好,这会儿房间里没有开灯,他也轻手轻脚地没有把睡着的夏洛克吵醒,只是站在床头看了他一会儿,安安静静的,没什么声响。趁着酒意,约翰把东西放下,转身奔进浴室洗澡,他冲着冷热水交替的淋浴,觉得意识也都浮浮沉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只觉得恍惚不认识。


       临海的小镇夜晚,安静得只能听见风声和浪声,约翰看了一眼房间里静物画一样的摆设,心如擂鼓地躺倒在浸在月光里的半边床上,估摸着自己八成喝醉了,这种要醉不醉,蒙着一层纱的感觉十分有趣,仿佛对一切都若即若离。但被夏洛克搂住的时候很清醒,横压在自己腹肚之上的手臂苍白有力,约翰没有动,等到夏洛克将他拖拽到自己身下时,约翰也没有动。


       “你是不是故意的。”夏洛克身上带着缱绻的热气,吻上他潮湿的发际,连呼吸也是热的,“你想让我留下,留在这里,所以把我晾到现在。”


       约翰半边身子偎在夏洛克怀里,后腰裸露的皮肤像是被笼在夏洛克的手里,有种全然泛着安全的温暖感,他艰难地转了一个身,对夏洛克说,他喝了很多酒。


       “感觉好吗?”


       好极了。约翰听到自己这么说,他全然地接受了夏洛克喂过来的吻,在夏洛克探索他的嘴唇时回吻了过去,夏洛克比他想象得要更真实,尝起来也是。好像只有在此时此刻,他才不是大家闲言碎语里的一个影子。约翰摸索着他精壮狭长的四肢,像是适应山峰嶙峋的棱角。夏洛克半压在他身上的感觉好极了,他搂住夏洛克的肩背不让他起来。


       “你喜欢这样?”夏洛克微微推挤着他,约翰小声呻吟着喃喃道:是的,是的。夏洛克笑了起来,他伸手捋过约翰的侧腰,那一线全是约翰的敏感点,他抖得更厉害了,夏洛克问他是不是更喜欢了?约翰仍旧小声憋喘道:是的,是的,我喜欢你。


       夏洛克吻了吻他的眼睫,他搞不懂约翰想什么,就像是狮子不会理解一只兔子,但同样地他不会放过他,像是肉食者不会放弃到嘴的猎物。他厮磨玩弄着约翰,长于此道且天赋异禀,直至约翰被取悦到高潮,温顺地啄吻着夏洛克的脖颈好来回报这一场释放。这让夏洛克不想放开他,害怕失去那些雨水般的触感。


       “你是不是只有喝醉了才会这样。”夏洛克揉着约翰的后脑,约翰埋在夏洛克的怀里没有说话,再问他他却只是笑。这让夏洛克感到无所适从,他没有问约翰为什么白天那样决绝,而在夜晚又幡然成为另外一个样子,他只是吻着约翰的皮肤,沿着他身体的起伏去唤醒那些热情。他喜欢约翰意乱情迷的时刻,沉醉在夏洛克给予的一切,没有其他任何一个人可以像他这样去占有约翰,哪怕约翰的女朋友们也不行。


       约翰任由夏洛克的亲吻蔓延,那仿佛是为他蜿蜒漫流的一汪温水,而他今夜必须死在这温暖的水流当中,像一只滑稽而可笑的青蛙。夏洛克分开了约翰的腿,让他露出股间柔软的褶皱,眼神暗示着一场悍然入侵,约翰和他对视着,接着把他拉下来亲吻,告诉他自己最不堪的秘密。


       “小医生,你是故意的。”极为偶尔的时候,夏洛克会如此调侃约翰,但现在他已然可以做出如此判断,他从床头的塑料袋里找到了约翰说的润滑剂。


       接着又是一轮亲吻和厮磨,润滑做得草草,两个人谁也不肯再多等一秒钟,进入的过程总是开头极难。约翰被夏洛克压在身下,后入的姿势让他的脑袋几乎含进了胸口,夏洛克只能看着他一线清晰的脊椎和柔白的皮肉上涂满了银色的亮光。他被约翰吃得很深,稍微地挪动都会牵连起约翰很大的反应,只有在这样的时刻他才不会觉得怯弱而无法伸手。他慢慢地逼出约翰的眼泪,让他在自己的手里湿得像是在下小雨,他看着约翰无法停止的抽噎,忽然问他是不是真的想好了。


       快感逼上临界,约翰只是沉默地用力抓握住夏洛克的手腕,他有多爱他就有多恨他。他牢牢地握着夏洛克的手腕,安静地承受着对方的冲撞,沉默延续到结束。夏洛克射在了他体内,只做了一次,约翰便觉得疲累得抬不起腰。夏洛克退出去时粘连的液体让约翰有种失禁的错觉,他趴在床上静静感受了一会儿,才小心地合拢了腿。


       夏洛克很快翻身下了床,他坐在床边,从约翰拿回来的包里胡乱翻了一通,才翻出一支烟来,幸好打火机塞在烟盒里,他点着后猛抽了两口,才缓下那股几乎压不住的焦躁,他又转身喂了约翰两口,才缓声对他说道:“记住,这次是你来找我的。”


       约翰躺在床上没有说话,疲惫,酸乏,嘴里还弥漫着一点烟气。夏洛克背对着光的身体像是朦胧的一片影子。


       只是他原先从不抽烟,所以从不知道烟味原来有这样苦。



最近有點沈迷表情包(‘∀’●)♡

眼睛:

“那是谁(⊙o⊙)?”约翰问。 
 
夏洛克的脸上流露出比遇见艾琳时更为难(#`-_ゝ-)的表情。在回答约翰前, 他拉起了他的走到Speedy旁的一条小巷。 
 
“我们在躲谁◑ˍ◐?”约翰挨在夏洛克的身边, 好奇他的灵魂伴侣到底给自己惹了多少麻烦。 
 
“我毕生的宿敌(○` 3′○)。”夏洛克说道, 煞有介事。 
 
“得了, 夏洛克ヽ(●゚´Д`゚●)ノ゚。我们有喜欢的人, 有讨厌的人…可通常没有——宿敌。” 
 
夏洛克关注着对面街, 并没有回头, “吶, 欢迎来到新世界(`∀´)。” 
 
“所以你的宿敌到底( ゚∀ ゚)——” 
 
“嘘ˋε ˊ。他们来了。” 
 
约翰循着夏洛克的视线, 看到一对中年男女在对面街。 
 
“你指的是他们(゚∀゚ )?他们看来——” 
 
夏洛克抬起了眉问, “看来怎样ˋ︿ˊ?” 
 
约翰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另一伴的宿敌才算得体。赞美他的敌人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伴侣应该做的, 可是把他们贬得太低似乎也会使夏洛克显得降格。于是他折衷地说, “有点平凡╮(╯▽╰)╭。” 
 
夏洛克深沉地叹了口气 ̄︿ ̄, “那是我必须背负的十字。” 
 
“所以他们是◑ˍ◐?” 
 
“我父母(・∀・)。” 
 
靠(`ェ´)。 
 
“你一定要把事情搞得这么戏剧化吗(σ`・д・)σ?” 
 
夏洛克烦躁地挥了挥手, “不是指他们。我的敌人——(゚∀゚)☞我哥。” 
 
“那没有好多少(´Д`)y。”约翰强忍着向夏洛克翻白眼的冲动。 
 
“当你见到他就会马上认同我了( の •̀ ∀-)و。” 
 
“那我想我们还是先不要见面比较好(´▽`)。” 
 
“不。你等一下就会跟他见面了(‘∀’●)♡。” 
 
“为什么((´д`))?” 
 
“因为你得上我家换件衣服。你的T-裇看起来是透明的ღ˘‿˘ற。而且重点是他刚刚看到我们了。很遗憾地告诉你麦考夫——就是我哥, 他的兴趣就是对我的人生指手划脚(`ェ´)。当他看见我在街上和你吻成一团 ̄ 3 ̄的时候, 他就把和你“见面”这件事排在他的日程上了。为免你和他单独见面会造成你或者我任何的不愉快(。_。), 就让这件无可避免的事在我在场时发生吧。“ 
 
“呃…夏洛克(;゚д゚)。”约翰打从心底想反驳点什么, 却无话可说。 
 
最终作出结语的还是夏洛克, “相信我, 我比任何人都不想让你见他( ´_ゝ`)。” 
 
只有这句话, 约翰还真不想相信他(´Д` )。




-----




哈哈,這簡直就是火星文。我為什麼要花時間幹這種事(x 如果你有耐心看到這裡,告訴你,下一篇我要更完<一觸即發>(๑•̀ㅂ •́)و ✧


順便來溫習一下前情(x 對,麥哥要出場了。

【奇异玫瑰】Stranges

大嚼

Box.G:

依然点梗内容。
奇异玫瑰生子带崽梗(被我写得很烂。
@果叽酱
拖了一个月之久,作为补偿的番外正在施工。
为了证明还活着就先出正文
大概只能当段子看(。
前半的怀孕本意是Bottle的后续,好像也可独立成文所以牵过来当点梗(不要大脸)
(二)的8.部分内容源 @六叮JanLoidin
以下正文。







(一)


    多吃一口巧克力酱是不会让他胖起来的。


    Ross再三和自己的私人医生兼法师强调这一点,但是法师依旧坚持着把巧克力酱放到了橱柜最高的地方,就算Ross再怎么咬牙也不行。


    Stephen也是最近才发现Ross有些胖了。


    他的小肚子有点调皮的丰满了一小圈,而Stephen并不记得他给Ross吃过什么高热的,戒断特效药以来的这几个月他一边向以前结识的养生教授学习着,一边给Ross调整身体——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像是个老妈子。除了这几天Ross突然想吃点什么巧克力酱和杏仁,没有别的了。


    Stephen也发现现在的Ross闻起来像是一块甜芝士。法师在餐桌边第三次凑近Ross的脖子时Ross不悦地推开了他的脸。Ross正在吃一片柠檬,Stephen觉得那其实挺酸的,不过营养师并没有和他说柠檬不可以吃。但是整整一个半就有点过了。Stephen有些慌乱地把Ross的叉子给摁住,然后再次接收到了不悦的注视。他也没管,把装了剩下半个的碟子给推远些。Stephen觉得自己有必要问点什么。


    “Everett,你最近有没有感觉不舒服?”


    “为什么问这个?”Ross的脸部曲线看起来比他们第一次见后柔软了许多,在早餐的光线里能看清他耳廓上细小的淡金色绒毛。


    “我觉得,你可能……”Stephen的表情有些不言而喻。


    Ross想起这几天早上开始的莫名其妙的呕吐,然后盯了一会儿法师认真的脸。


    “这周末提醒我请半天假。”


    Stephen看着Ross走过他开的传送门,想起他还有一个认识的优秀的妇科医生。


    Stephen是在三天后才听到消息的。Ross的小秘书偷偷告诉他,这几天Ross在办公室里吐得很厉害,上面的直接送了他一天的假。Ross现在还记得他那上司说的什么:让你的alpha带你去医院,我们的Omega官员从来没有一个是在办公室流产的。
    干。Ross其实差点就骂了出去。


    那个优秀的妇科医生是一个卷发的女士,她显然是先被Stephen的红色斗篷给吓了一跳,然后用尖尖的女花腔喊出了Stephen的名字:“哦我的老天,Stephen!”她又看到了Ross,“你的男友真可爱!”


    等到Stephen坐下来,这位医生又开口了:“让我想想,看你这奇怪的袍子,真是神奇。”


    “你急匆匆的前几天打来电话,啊,难道……是你怀孕了吗?我可以提供一系列的产前产后服务,看在友情上可以给你打个折,我还可以为你亲自手术,Stephen。”Ross发现Stephen认识的女士不太寻常,至少这个是。她脸上的笑容让两个人都有点害怕。


    “事实上,是我,”Ross忍着脸红开口了,“我想要做一个产检。”


    在快要烧起来的热度影响下Ross无比想砸烂他旁边Stephen的大大的笑脸。


    “我很少见到你们这样的伴侣,Stephen,Omega才刚出现孕吐没多久就直接来医院产检,”女医生扁扁嘴唇,“很积极,显而易见,准备好要做父亲了。本来你们可以先自己试试验孕棒。”


    “Nancy,你不该说出来……”Stephen看着Everett脸上的绯红褪了下去有些失望。


    有朋友帮忙检查可以做的比较快,然后他可以趁着剩下半天请爱人去吃午餐——最近Everett忙着筹划一个选举,他一个星期没有和Everett一起吃午餐。当然检查更重要,是的。


    “那我在家也是可以验的。”比起肚子里尚不熟悉的小豆芽,Everett还是更关心他做了好几年的工作。


    “医院总是比较靠谱,Kenny。”Stephen特意用了爱称,他想也许这会有点帮助,让Everett回心转意。他不想推掉订餐。顺便一提,是包厢,因为他们两个职业服饰的特殊。当然不用说一起坐在双人餐桌前吃情侣套餐。


    “别这么叫我,Stephen Strange。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亲爱的母亲都没有这样肉麻过。”看来这招是有用的,因为Everett一直在扣击椅子扶手的手指现在停下来了。


    他开始掐Stephen的手了。Stephen忍着想抽痛的嘴角把Everett的手指抓在掌心里。法师的手掌很宽大,一时间Everett挣扎不出去,用来握笔打字的他的手只有柔软的指腹,被Stephen的手抓着,就像是被网圈住的兔子。


    “不用太心急,现在时间不到,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拍出片子来看了。”Nancy装作没看到两个人的小动作。


    “先用试纸检测看看,但看这情况多半是怀孕了,Stephen这样的Alpha,遇上他很辛苦吧。”女医生看起来是想要笑,不过马上又止住了,“以及要纠正一句话,Strange的小伴侣,产检是要怀孕大约十二周后才会做的,男性Omega也许会推迟些,不过不用担心,Dr.Strange肯定会做好一切的。”


    Everett的手心被Stephen挠得发痒,他瞪了法师一眼,然后转头说:“Everett就好,如果你喜欢的话,Ross。”


    “好的,Ross先生,”Nancy的确是令人喜欢的医生,“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出来,反正我是看出来了。”


    Stephen觉得有些不妙,好友的语气是要拆他的台。当然也没什么关系,通过Nancy给Everett一个惊喜,不过为。


    “我们贴心的法师,为你点好了午餐的地点,十分浪漫的一家,情侣套餐会附赠玫瑰,套餐的牛排味道非常棒,而且隔壁就是酒店。”那句酒店应该是多余的。Stephen看到Everett眼角的细纹因为这句话而微微拉扯开,并且再次转过头来看他,他就知道自己不用解释了。


    “好吧,我们贴——心的,法师,”Everett在走进回家的金色光圈前叫了一声Stephen,“我的午餐,不会食言吧?”


    Stephen甚至看到他轻轻挥了挥手里的试纸盒,而且似乎又开始脸红了。


    也许以后有机会可以试试那家酒店。没错。








(二)


1.
    两人的宝贝儿出生在五月的一个清晨,纽约刚开始可以看到晨曦的后十几分钟,窗帘外羞涩的阳光是玫瑰色。漫长等待引来的第一声婴儿啼哭仿佛在那时刺穿了Stephen的声带,法师只能像尊滑稽的雕像一样杵在原地颤抖自己的双手,而发不出任何声音。


    许久,Stephen在经过允许后触摸了护士怀中那个涩拉拉的小生命,他看起来又皱又奇怪,是个男孩儿。Everett还睁着他疲劳的眼睛,本能驱使他多看几眼那个折腾他九个月的小坏蛋,然后在Stephen一点点魔法的作用下安静地熟睡过去。



2.
    Everett说,他要叫他Everett。
    同时在翻着手机筛选名字的Stephen觉得这也许是Everett在捉弄自己,还有那么多其他的名字可以取,Kerwin、Isaac……Everett Strange,这或许听起来有些奇异?哦,毕竟是第二个奇异先生。



3.
    “Everett?”
    “嗨,Daddy?”
    “Stephen?”
    这样的事情已经对于Stephen来说已经有些习以为常,当他从传送门跃进家中并大喊爱人或男孩儿的名字时,一大一小两个人就会同时答应。这有些方便,又有些麻烦。顺便一提,小Everett的发色与Everett很相近,但是偏淡,更像是暗暗的金色。



4.
    “Everett,麻烦拿一下浴巾!”Stephen因为忙于另一维度的事已经离开了一个星期,现在刚回来,正在享受热水浴。现在他等着自己的爱人给自己拿来浴巾,或许还可以和对方聊一聊这几天发生的事。在浴缸里。
    “Daddy,你的浴巾。”浴室门被打开,小小的手伸进来把毛巾挂在门把上,然后迅速关门离开了。
    这时就有些泼冷水了,Stephen承认自己挺想在浴室中来一场热情火辣的性事。


5.
    如果Stephen没有委托,他的斗篷一天中陪着Everett的时间是最长的。它对于男孩儿的存在特别兴奋,它会裹着Everett小小的身子一起滚进沙发里,会托着Everett在客厅里飞来飞去,撞翻Stephen从法师朋友那儿拿来的魔法衣架,偶尔也会给窝在Stephen怀里睡午觉的Everett当毯子盖。
    不过Stephen甚至挺生斗篷的气,毕竟他还没有那样子亲昵地用手蹭过Everett可爱的脸颊。


6.
    Everett总是拒绝Stephen用魔法将Everett浮在空中,虽然这让父子俩玩得很开心,但是他并不希望小Everett摔下来或者由此对魔法产生太大的兴趣。
    “我心里有你一个至尊法师就足够了。”
    Stephen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情话。


7.
    有了小Everett之后,Stephen感觉他们的双人床开始稍微有些过于宽敞,倒不是小Everett的睡相不好,他睡在床边的一张小床上,有自己的星星灯和小闹钟。而Everett离他越来越远,Stephen伸手开始摸不到人了。听着Everett悄悄的呼吸声入睡是一种莫名的享受,而Everett以让他定定心做榜样为由,甚至和他各自分了枕头和被子。


    “我明天还要上班,省点力气,记得照顾好Eve……嘿!干什么!”


    “我可以开镜像空间,Kenny。”Stephen扣住Everett的手臂,然后把热气呵在对方的耳垂上。而他最终总会引来Everett的反抗。


    然后Stephen发现Everett的肘击越来越熟练了。


8.
    “喂,Ross先生吗?”


    “是的,老师您好,有什么事吗?”


    “今天在幼儿园里我们问了小朋友们有没有想以后要做什么,Everett说,他想做一名法师……”


    “嗨,Everett?”


    “你对儿子说过了些什么?他说他想做一名法师。”


    “我觉得这挺好……”


    “说了什么。”Everett打断了电话那边没底气的声音。


    “前几天他问我是怎么追到你的。”


    “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Stephen沉默了很久,“大概因为我是个法师。”


    “你是在沮丧吗Stephen?”


    “不,这么想来的确是我,不够有魅力。没有实质一点的魅力。”


    “……”Everett暂时不知道怎么接话,放了学的男孩儿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夸张地对他比着口型:说我爱你!


    “……”快说啊!小Everett皱起了与Stephen极其相像的眉毛,凑近他Papa的脸用力地再次做出了口型:我——爱——你!


    “哦,好吧……”Everett投了降。


    “我爱你。”


    没等Everett脸红,电话另一边突然有什么掉落的声音,然后就挂断了。


    没等几秒Everett身侧突然迸射出金色火花,Stephen慌慌张张地跌出来,然后用力地一把抱住Everett。


    Everett回搂住Stephen,Stephen腾出手去搂过小Everett的头,然后用嘴唇轻轻碰了一下前额,男孩儿不好意思地逃回了小沙发去坐着,然后面对着墙捂住好奇的眼睛,不去看两个大人的拥吻。





END.

有爱得哇哇大叫

渊凌萧飒:

上次的是麦雷,这次就是福华了~~(谁让你动的?!这是我的花生!(=`ω´=))

哈哈哈哈哈这个真的太可爱惹!!!!

大概是皇少呗:

五只小点心!!!!!🍰

P1-5分别
松饼JOHN
杯糕BILBO
三明治ROSS
甜甜圈HECTOR
还有寿司ARTHUR!!!!!

以及P6的馋缺(?

大概缺们会超护食!!???

超喜欢stid look了😍

ida-the-one:

stid时期像只大猫一样的Ben

慕七_贝克街婚介所:

是A野老师的KA和D一家三口设定!(这个设定真的超可爱啊 😭忍不住画了 khan爸爸是护崽狂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