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进一个大坑

最近有點沈迷表情包(‘∀’●)♡

眼睛:

“那是谁(⊙o⊙)?”约翰问。 
 
夏洛克的脸上流露出比遇见艾琳时更为难(#`-_ゝ-)的表情。在回答约翰前, 他拉起了他的走到Speedy旁的一条小巷。 
 
“我们在躲谁◑ˍ◐?”约翰挨在夏洛克的身边, 好奇他的灵魂伴侣到底给自己惹了多少麻烦。 
 
“我毕生的宿敌(○` 3′○)。”夏洛克说道, 煞有介事。 
 
“得了, 夏洛克ヽ(●゚´Д`゚●)ノ゚。我们有喜欢的人, 有讨厌的人…可通常没有——宿敌。” 
 
夏洛克关注着对面街, 并没有回头, “吶, 欢迎来到新世界(`∀´)。” 
 
“所以你的宿敌到底( ゚∀ ゚)——” 
 
“嘘ˋε ˊ。他们来了。” 
 
约翰循着夏洛克的视线, 看到一对中年男女在对面街。 
 
“你指的是他们(゚∀゚ )?他们看来——” 
 
夏洛克抬起了眉问, “看来怎样ˋ︿ˊ?” 
 
约翰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另一伴的宿敌才算得体。赞美他的敌人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伴侣应该做的, 可是把他们贬得太低似乎也会使夏洛克显得降格。于是他折衷地说, “有点平凡╮(╯▽╰)╭。” 
 
夏洛克深沉地叹了口气 ̄︿ ̄, “那是我必须背负的十字。” 
 
“所以他们是◑ˍ◐?” 
 
“我父母(・∀・)。” 
 
靠(`ェ´)。 
 
“你一定要把事情搞得这么戏剧化吗(σ`・д・)σ?” 
 
夏洛克烦躁地挥了挥手, “不是指他们。我的敌人——(゚∀゚)☞我哥。” 
 
“那没有好多少(´Д`)y。”约翰强忍着向夏洛克翻白眼的冲动。 
 
“当你见到他就会马上认同我了( の •̀ ∀-)و。” 
 
“那我想我们还是先不要见面比较好(´▽`)。” 
 
“不。你等一下就会跟他见面了(‘∀’●)♡。” 
 
“为什么((´д`))?” 
 
“因为你得上我家换件衣服。你的T-裇看起来是透明的ღ˘‿˘ற。而且重点是他刚刚看到我们了。很遗憾地告诉你麦考夫——就是我哥, 他的兴趣就是对我的人生指手划脚(`ェ´)。当他看见我在街上和你吻成一团 ̄ 3 ̄的时候, 他就把和你“见面”这件事排在他的日程上了。为免你和他单独见面会造成你或者我任何的不愉快(。_。), 就让这件无可避免的事在我在场时发生吧。“ 
 
“呃…夏洛克(;゚д゚)。”约翰打从心底想反驳点什么, 却无话可说。 
 
最终作出结语的还是夏洛克, “相信我, 我比任何人都不想让你见他( ´_ゝ`)。” 
 
只有这句话, 约翰还真不想相信他(´Д` )。




-----




哈哈,這簡直就是火星文。我為什麼要花時間幹這種事(x 如果你有耐心看到這裡,告訴你,下一篇我要更完<一觸即發>(๑•̀ㅂ •́)و ✧


順便來溫習一下前情(x 對,麥哥要出場了。

【奇异玫瑰】Stranges

大嚼

Box.G:

依然点梗内容。
奇异玫瑰生子带崽梗(被我写得很烂。
@果叽酱
拖了一个月之久,作为补偿的番外正在施工。
为了证明还活着就先出正文
大概只能当段子看(。
前半的怀孕本意是Bottle的后续,好像也可独立成文所以牵过来当点梗(不要大脸)
(二)的8.部分内容源 @六叮JanLoidin
以下正文。







(一)


    多吃一口巧克力酱是不会让他胖起来的。


    Ross再三和自己的私人医生兼法师强调这一点,但是法师依旧坚持着把巧克力酱放到了橱柜最高的地方,就算Ross再怎么咬牙也不行。


    Stephen也是最近才发现Ross有些胖了。


    他的小肚子有点调皮的丰满了一小圈,而Stephen并不记得他给Ross吃过什么高热的,戒断特效药以来的这几个月他一边向以前结识的养生教授学习着,一边给Ross调整身体——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像是个老妈子。除了这几天Ross突然想吃点什么巧克力酱和杏仁,没有别的了。


    Stephen也发现现在的Ross闻起来像是一块甜芝士。法师在餐桌边第三次凑近Ross的脖子时Ross不悦地推开了他的脸。Ross正在吃一片柠檬,Stephen觉得那其实挺酸的,不过营养师并没有和他说柠檬不可以吃。但是整整一个半就有点过了。Stephen有些慌乱地把Ross的叉子给摁住,然后再次接收到了不悦的注视。他也没管,把装了剩下半个的碟子给推远些。Stephen觉得自己有必要问点什么。


    “Everett,你最近有没有感觉不舒服?”


    “为什么问这个?”Ross的脸部曲线看起来比他们第一次见后柔软了许多,在早餐的光线里能看清他耳廓上细小的淡金色绒毛。


    “我觉得,你可能……”Stephen的表情有些不言而喻。


    Ross想起这几天早上开始的莫名其妙的呕吐,然后盯了一会儿法师认真的脸。


    “这周末提醒我请半天假。”


    Stephen看着Ross走过他开的传送门,想起他还有一个认识的优秀的妇科医生。


    Stephen是在三天后才听到消息的。Ross的小秘书偷偷告诉他,这几天Ross在办公室里吐得很厉害,上面的直接送了他一天的假。Ross现在还记得他那上司说的什么:让你的alpha带你去医院,我们的Omega官员从来没有一个是在办公室流产的。
    干。Ross其实差点就骂了出去。


    那个优秀的妇科医生是一个卷发的女士,她显然是先被Stephen的红色斗篷给吓了一跳,然后用尖尖的女花腔喊出了Stephen的名字:“哦我的老天,Stephen!”她又看到了Ross,“你的男友真可爱!”


    等到Stephen坐下来,这位医生又开口了:“让我想想,看你这奇怪的袍子,真是神奇。”


    “你急匆匆的前几天打来电话,啊,难道……是你怀孕了吗?我可以提供一系列的产前产后服务,看在友情上可以给你打个折,我还可以为你亲自手术,Stephen。”Ross发现Stephen认识的女士不太寻常,至少这个是。她脸上的笑容让两个人都有点害怕。


    “事实上,是我,”Ross忍着脸红开口了,“我想要做一个产检。”


    在快要烧起来的热度影响下Ross无比想砸烂他旁边Stephen的大大的笑脸。


    “我很少见到你们这样的伴侣,Stephen,Omega才刚出现孕吐没多久就直接来医院产检,”女医生扁扁嘴唇,“很积极,显而易见,准备好要做父亲了。本来你们可以先自己试试验孕棒。”


    “Nancy,你不该说出来……”Stephen看着Everett脸上的绯红褪了下去有些失望。


    有朋友帮忙检查可以做的比较快,然后他可以趁着剩下半天请爱人去吃午餐——最近Everett忙着筹划一个选举,他一个星期没有和Everett一起吃午餐。当然检查更重要,是的。


    “那我在家也是可以验的。”比起肚子里尚不熟悉的小豆芽,Everett还是更关心他做了好几年的工作。


    “医院总是比较靠谱,Kenny。”Stephen特意用了爱称,他想也许这会有点帮助,让Everett回心转意。他不想推掉订餐。顺便一提,是包厢,因为他们两个职业服饰的特殊。当然不用说一起坐在双人餐桌前吃情侣套餐。


    “别这么叫我,Stephen Strange。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亲爱的母亲都没有这样肉麻过。”看来这招是有用的,因为Everett一直在扣击椅子扶手的手指现在停下来了。


    他开始掐Stephen的手了。Stephen忍着想抽痛的嘴角把Everett的手指抓在掌心里。法师的手掌很宽大,一时间Everett挣扎不出去,用来握笔打字的他的手只有柔软的指腹,被Stephen的手抓着,就像是被网圈住的兔子。


    “不用太心急,现在时间不到,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拍出片子来看了。”Nancy装作没看到两个人的小动作。


    “先用试纸检测看看,但看这情况多半是怀孕了,Stephen这样的Alpha,遇上他很辛苦吧。”女医生看起来是想要笑,不过马上又止住了,“以及要纠正一句话,Strange的小伴侣,产检是要怀孕大约十二周后才会做的,男性Omega也许会推迟些,不过不用担心,Dr.Strange肯定会做好一切的。”


    Everett的手心被Stephen挠得发痒,他瞪了法师一眼,然后转头说:“Everett就好,如果你喜欢的话,Ross。”


    “好的,Ross先生,”Nancy的确是令人喜欢的医生,“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出来,反正我是看出来了。”


    Stephen觉得有些不妙,好友的语气是要拆他的台。当然也没什么关系,通过Nancy给Everett一个惊喜,不过为。


    “我们贴心的法师,为你点好了午餐的地点,十分浪漫的一家,情侣套餐会附赠玫瑰,套餐的牛排味道非常棒,而且隔壁就是酒店。”那句酒店应该是多余的。Stephen看到Everett眼角的细纹因为这句话而微微拉扯开,并且再次转过头来看他,他就知道自己不用解释了。


    “好吧,我们贴——心的,法师,”Everett在走进回家的金色光圈前叫了一声Stephen,“我的午餐,不会食言吧?”


    Stephen甚至看到他轻轻挥了挥手里的试纸盒,而且似乎又开始脸红了。


    也许以后有机会可以试试那家酒店。没错。








(二)


1.
    两人的宝贝儿出生在五月的一个清晨,纽约刚开始可以看到晨曦的后十几分钟,窗帘外羞涩的阳光是玫瑰色。漫长等待引来的第一声婴儿啼哭仿佛在那时刺穿了Stephen的声带,法师只能像尊滑稽的雕像一样杵在原地颤抖自己的双手,而发不出任何声音。


    许久,Stephen在经过允许后触摸了护士怀中那个涩拉拉的小生命,他看起来又皱又奇怪,是个男孩儿。Everett还睁着他疲劳的眼睛,本能驱使他多看几眼那个折腾他九个月的小坏蛋,然后在Stephen一点点魔法的作用下安静地熟睡过去。



2.
    Everett说,他要叫他Everett。
    同时在翻着手机筛选名字的Stephen觉得这也许是Everett在捉弄自己,还有那么多其他的名字可以取,Kerwin、Isaac……Everett Strange,这或许听起来有些奇异?哦,毕竟是第二个奇异先生。



3.
    “Everett?”
    “嗨,Daddy?”
    “Stephen?”
    这样的事情已经对于Stephen来说已经有些习以为常,当他从传送门跃进家中并大喊爱人或男孩儿的名字时,一大一小两个人就会同时答应。这有些方便,又有些麻烦。顺便一提,小Everett的发色与Everett很相近,但是偏淡,更像是暗暗的金色。



4.
    “Everett,麻烦拿一下浴巾!”Stephen因为忙于另一维度的事已经离开了一个星期,现在刚回来,正在享受热水浴。现在他等着自己的爱人给自己拿来浴巾,或许还可以和对方聊一聊这几天发生的事。在浴缸里。
    “Daddy,你的浴巾。”浴室门被打开,小小的手伸进来把毛巾挂在门把上,然后迅速关门离开了。
    这时就有些泼冷水了,Stephen承认自己挺想在浴室中来一场热情火辣的性事。


5.
    如果Stephen没有委托,他的斗篷一天中陪着Everett的时间是最长的。它对于男孩儿的存在特别兴奋,它会裹着Everett小小的身子一起滚进沙发里,会托着Everett在客厅里飞来飞去,撞翻Stephen从法师朋友那儿拿来的魔法衣架,偶尔也会给窝在Stephen怀里睡午觉的Everett当毯子盖。
    不过Stephen甚至挺生斗篷的气,毕竟他还没有那样子亲昵地用手蹭过Everett可爱的脸颊。


6.
    Everett总是拒绝Stephen用魔法将Everett浮在空中,虽然这让父子俩玩得很开心,但是他并不希望小Everett摔下来或者由此对魔法产生太大的兴趣。
    “我心里有你一个至尊法师就足够了。”
    Stephen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情话。


7.
    有了小Everett之后,Stephen感觉他们的双人床开始稍微有些过于宽敞,倒不是小Everett的睡相不好,他睡在床边的一张小床上,有自己的星星灯和小闹钟。而Everett离他越来越远,Stephen伸手开始摸不到人了。听着Everett悄悄的呼吸声入睡是一种莫名的享受,而Everett以让他定定心做榜样为由,甚至和他各自分了枕头和被子。


    “我明天还要上班,省点力气,记得照顾好Eve……嘿!干什么!”


    “我可以开镜像空间,Kenny。”Stephen扣住Everett的手臂,然后把热气呵在对方的耳垂上。而他最终总会引来Everett的反抗。


    然后Stephen发现Everett的肘击越来越熟练了。


8.
    “喂,Ross先生吗?”


    “是的,老师您好,有什么事吗?”


    “今天在幼儿园里我们问了小朋友们有没有想以后要做什么,Everett说,他想做一名法师……”


    “嗨,Everett?”


    “你对儿子说过了些什么?他说他想做一名法师。”


    “我觉得这挺好……”


    “说了什么。”Everett打断了电话那边没底气的声音。


    “前几天他问我是怎么追到你的。”


    “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Stephen沉默了很久,“大概因为我是个法师。”


    “你是在沮丧吗Stephen?”


    “不,这么想来的确是我,不够有魅力。没有实质一点的魅力。”


    “……”Everett暂时不知道怎么接话,放了学的男孩儿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夸张地对他比着口型:说我爱你!


    “……”快说啊!小Everett皱起了与Stephen极其相像的眉毛,凑近他Papa的脸用力地再次做出了口型:我——爱——你!


    “哦,好吧……”Everett投了降。


    “我爱你。”


    没等Everett脸红,电话另一边突然有什么掉落的声音,然后就挂断了。


    没等几秒Everett身侧突然迸射出金色火花,Stephen慌慌张张地跌出来,然后用力地一把抱住Everett。


    Everett回搂住Stephen,Stephen腾出手去搂过小Everett的头,然后用嘴唇轻轻碰了一下前额,男孩儿不好意思地逃回了小沙发去坐着,然后面对着墙捂住好奇的眼睛,不去看两个大人的拥吻。





END.

有爱得哇哇大叫

渊凌萧飒:

上次的是麦雷,这次就是福华了~~(谁让你动的?!这是我的花生!(=`ω´=))

哈哈哈哈哈这个真的太可爱惹!!!!

大概是皇少呗:

五只小点心!!!!!🍰

P1-5分别
松饼JOHN
杯糕BILBO
三明治ROSS
甜甜圈HECTOR
还有寿司ARTHUR!!!!!

以及P6的馋缺(?

大概缺们会超护食!!???

超喜欢stid look了😍

ida-the-one:

stid时期像只大猫一样的Ben

慕七_贝克街婚介所:

是A野老师的KA和D一家三口设定!(这个设定真的超可爱啊 😭忍不住画了 khan爸爸是护崽狂魔()

闹鬼Ⅱ:玫瑰之战 8(下)

口罩:

把第八章完结掉,然后下周再更新了


8.


 下了飞机,还要坐二十多个小时的车子才能到达卡玛泰姬。没有Stephen的魔法,免不了舟车劳顿,Everett很担心Sherlock的身体。Sherlock却满不在乎,“我在塞内加尔拖着伤腿跑了三天三夜,还遇到了狮子。”


Everett闭紧嘴生气,不给他吹嘘的机会。


“……不过代价是我现在得用义肢行走。”


Everett立即看向他的脚,Sherlock的长腿包在西装裤里看不出异样,“是哪只?”没有等来回答,Everett抬起头,却不期而遇一个得逞的笑脸。这个混蛋!Everett气得想要骂人,却最终绷不住嘴角上翘。


 


他们简单吃了东西,就坐上Sherlock提前预定的车。Everett查阅着手机上伦敦的新闻,媒体称机场的混乱原因还在调查,有一位女士受伤,但没有生命危险,没有透露她的身份。Sherlock见他脸色凝重,心中明白,“你担心你的朋友。”


Everett拨通了Louise的电话,电话转了语音,他想了想,又给Una打了电话。Sherlock抱着手臂,仔细听Everett通话。


“果然是她。”Everett挂了电话,眉头紧锁,“他们现在怀疑是针对神盾的行动。”


“你怎么想?”


“她只是后勤部下一间资产处理公司伦敦办事处的小职员,入职不到1年,我不觉得伤害她有什么意义。”Everett摇头,“况且在机场这样 敏 感的地方,说意外更讲得通。”


“在机场送完男友去咖啡厅买一杯咖啡恰巧遇上了倒霉事,听起来的确很像意外,但不只是这样。”


Everett明白他的言下之意,“她遇到了我……你是说针对的是我?”


“你可不只是一间资产处理公司办事处的小职员,Ross长官。”Sherlock似笑非笑地瞥过他,“我倒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刚才说果然是她,为什么,你怎么凭着新闻判断受伤的女人是她。”


Everett诧异他怎么会关注这样的细节,他回想刚才看到新闻,斟酌着说,“新闻里完全没有说伤者的信息,我想这是打过招呼的,不然媒体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我不得不怀疑跟神盾有关系。”


Sherlock听了,摇头,“你只是在回答我的问题。”


Everett不懂他的意思,但Sherlock不再说话。他闭上眼睛,把脑袋靠在椅背上,从Everett的角度能看到他眼睛下薄薄的皮肤泛出一层青灰色,他很累,而他们的旅途才刚刚开始。


 


 


Everett再次醒来,是被撞醒的。Sherlock倒向他,Everett连忙扶住他,手碰到他的刹那,就心头一跳,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男人身上的热度。Everett一边支撑住他,一边焦急地倾身向前,拍着司机的座椅,“还有多久我们才到?”


司机转过头,呜里哇啦对他一顿喊,Everett一个字也听不懂。


他无奈地坐回去,Sherlock已经完全躺倒在他大腿上,Everett把他额前的小卷毛捋开,把手背贴在他的额头上,感觉能煎鸡蛋了。


“拜托,拜托……”他慌乱地用胳膊环住他,“Sherlock,你能听到我吗?你感觉怎么样?”


Sherlock难受得皱起鼻子,颧骨上绯红一片,他细长的眼睛睁开一条缝,发出含混不清的嘟囔,“John……John……”


Everett轻轻拍他的脸,“难受吗?”


“……你是个医生。”神志不清的Sherlock赌气地胡言乱语,“糟糕的医生,John,我好难受。”


Everett心像被揪住了,此时他多希望自己是John,再糟糕的医生也能做点什么。他从口袋里翻出手机,用藏 语拼出医院,示意给前座的司机。


司机转过头看到倒在后座上的Sherlock,比出了OK的手势。


 


 


凌晨2点,他们的车到了一座低矮的平房。司机跳下车,急急忙忙去拍门,院子里的狗叫起来,很快灯亮了,披着棉衣的男人把门从两边打开,趿拉着鞋子和司机一起疾步而来。Everett从车上下来,冻得牙齿打颤,但他顾不上冷,忙和几个当地人一起把Sherlock抬出车子。


他们架着他进了平房,这里看起来跟医院根本是两回事,除了长椅边摆着两三支点滴架,半点和医疗不相干,墙上供奉着神龛,狗在人们腿边蹿来蹿去。看起来是主人的人把Sherlock放平在一张又窄又短的床上,Sherlock穿着皮鞋的两只脚都伸出床沿。他们用当地话讨论着,脱去他的大衣,捋起袖子,Everett眼睁睁看他们把输液器插进去,Sherlock一点反应也没有。


有一个男人拍拍他的肩膀,Everett仓惶地望向他,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对方在和他说话,说的还是英语。


“别担心,他会好起来的。”


Everett茫然地点点头,他没注意到人们何时散去,在这间昏暗的小诊室里,只剩他守着昏迷的男人。他为Sherlock脱去鞋子,把他摆成更舒服的姿态,然后盖上被子,Sherlock呼吸很沉,鼻息都是烫的,Everett蜷曲食指轻轻刮过他的睫毛上的水珠,沿着热烫的颧骨划过,小心地把他堆在耳边过长的卷毛理顺。


Sherlock在睡梦中皱眉,呓语,“John……”他伸手握住Everett的手,滚烫的手掌把烦扰他安眠的小手包住。


“yes。”Everett轻轻回答,此时此刻,他终于不得不承认他和John是同一个人。


 


 


Sherlock看到了雪山。厚重的云层被风驱散,阳光从苍穹上如剑刺下,在雪山顶划开一道横亘万里的线,把光明的一面展现给世人。


John从他身后走上前几步,双手举过头顶合十,似乎想要膜拜,却又转回头,笑着问他,“我做得对吗?”


他被他笑容晃到眼,傻乎乎地点点头。


John便重新面向雪山的方向,这次他很虔诚地礼拜,嘴唇无声开合。


Sherlock走上前,他好奇他在祈求什么。


John微微一笑,并没有告诉他,他伸手拉过Sherlock,“我以前不相信这些。像我这样的人,从来只相信自己,但你改变了我,我怎么会遇到你?”


“我该是赊了多少未来的好运,才让我遇到你,Stephen。”


 


 


Sherlock倏然睁开眼睛,他只花了3秒就让自己的超级大脑高速运转起来,他很快判断了当下的情况,然后望向靠在床边蜷缩成一团的Everett,他抱着膝盖身体倒向一侧,睡成一只刺猬。


Sherlock弯了弯嘴角,他伸手拔掉了手背上的针头,从床上坐起来。Everett立刻醒了,他搓了搓眼睛,瞪着他,“what?”


Sherlock把大衣披上,“你可以再休息一下。”


Everett已经站起来了,他揉着腰,转着脖子,舒展身体,“你更应该再休息一下,你确定你还能走?”


“我跟你说过我和狮子的故事了吗?”Sherlock转头望向他,直到两个人都笑起来。


他们付了诊疗费,花了一个钟头终于进入卡玛泰姬。过了早祷,还没有到午祷,神城街道上并没有什么人,偶尔有旅行者背着背包拄着手杖从他们身边走过。


“你能找到圣殿吗?”Sherlock问。


Everett摇摇头,“没有Stephen领路,根本找不到入口。”


“没关系,我也不觉得他会在那里,更不可能把John藏在那里。”


“那我们现在去哪?”


Sherlock理所当然地说,“旅店。”


他们去了上次“蜜月”住过的旅店,老板眼神“很好”,用很当地的英语和Everett打招呼,“又和男朋友来玩啊?”


Everett尴尬地轻咳,“两间房。”


“两间房?”旅店老板望向一旁的Sherlock。


“一间就够了。”Sherlock回答。


老板露出这就对了的表情。


Everett假装看不懂老板的表情,等到他转身去拿钥匙,他立刻对Sherlock龇牙咧嘴。


Sherlock没有理他。他谢了老板,拎过Everett的包,亲密地揽着他往楼上走。


 


 


一进房间,Sherlock就四处检查了一番,Everett跟着走进来,杵在房间中央,一副不肯就范的样子。Sherlock检查停当,在沙发上坐下,他用下巴指向床的方向,“你睡一会儿,我守着你。”


Everett气势汹汹地瞪着他,“你到底搞什么鬼?”


“你忘了机场的事情了吗?我不能让你离开我的眼皮底下。”


这确实是一个理由,但Everett直觉Sherlock在撒谎,他不依不饶地瞪着Sherlock,“别把我当傻子。”


Sherlock修长的手指在沙发扶手上敲了敲,突然说,“你有没有想过他一直注视着你?”


“谁?”Everett脱口而出的同时已经意识到Sherlock指谁,他马上说,“不可能。”


Sherlock没有反驳他,他沉吟道,“我还没有办法很好地理解魔法的运作机制。那好,不提魔法,这里是他的领地,我相信他不会不知道我们来到这里,就算他不在此,也有很多耳目为他传递消息,猜猜他会怎么看你和我在一起,如此亲密。”


Everett终于明白他要做什么,他觉得这主意荒唐而残忍,“你觉得他会在乎我?你认真的?”他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步,脑子里像钻进了一万只马蜂,他猛地飞起一脚踹在床上,床被踹得歪得老远。Everett冲向Sherlock,极力控制也没有办法压低自己的声音,“他从来没有爱过我,你到底明不明白,我从一开始就是你亲爱的John Waston的替代品——没错,他亲口对我说的!”他用食指用力点着自己的胸口,“你看不到吗?看不到我变成什么样了吗?我什么都没有了,失去了工作,滚出纽约,因为过度呕吐食道灼伤,每天要吃五种抗抑郁药……如果他对我哪怕有一点留恋……”Everett扬起下巴,深呼吸,不断告诉自己不要这样,不要这么难堪,不要把自己扒得精光,什么都不剩,“你舍得吗?你舍得这样对你爱的人吗?”他望着坐在那里的男人,感觉自己像被浪涛卷着的海豚一头撞在礁石上,浪退去了,粉身碎骨,骨肉一片片遗留在沙滩上,暴露在阳光中,散发出腐败的味道。这就是他现在的味道,死去后的味道,他闻不到吗?这个男人闻不到吗?


眼前一片模糊,他看不清Sherlock,他也不知道自己居然在笑,“我对他也好,对你也好,都不过是John Waston的替代品,我只是不小心卷入你们之间战争的炮灰,你放过我吧。”


眼泪终于无可奈何地落下,Everett伸手捂住眼睛,他不知道Sherlock什么时候从沙发上站起来,直到被Sherlock环住,Sherlock温暖的手指穿梭进他细软的短发,不顾他的抵抗,把他按进怀里,“你不是。”


他低沉的嗓音从Everett头顶传来,Everett终于无法控制地发出一声破碎的呜咽,Sherlock更紧地拥住他,“你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你是独一无二,在所有宇宙独一无二的EverettRoss。”


Everett不断摇头,Sherlock张开手掌捧住他的小小的下颌,迫使他由他掌控,Everett的眼泪沾湿了他的手心,“看着我!Everett,看着我!”


Everett抬起头,透过眼泪看向面前的人,他是那么熟悉,他的味道,他拥抱自己的姿势,他手掌支撑住自己背部的力道,他呼吸拍打在他唇瓣的节奏,他看向他无尽的目光,他都记得,阳光从窗格子里透进来,他们拥抱着慢慢转圈,喝了半瓶的香槟被踢到在地,Stephen把下巴搁在自己肩膀上,他被他抱在怀里,他矮一点,要踩在他脚背上才能支撑住那男人强壮的身躯。


他们都喝多了,都很热,可是没人愿意松开怀抱。Stephen低低的哼着歌,Everett昏昏欲睡,却不想把爬在男人宽宽肩背的手滑落,他希望这样一直抱着,摇摆着,傻乎乎着到永远永远。


“我恨你。”Everett的眼泪漫出眼眶,“Stephen。”


他踮起脚尖,不顾一切地把嘴唇压在Sherlock的嘴唇上。Sherlock放任着Everett的沉迷,他把他更用力地揽进怀里,弓起身配合他,眼神却没有一丝情愫,他微阖眼皮,目光幽暗。他一边吻着Everett,一边在心里数着数,1,2,3,4,5——


突然之间地面开始摇晃,Sherlock早有准备,他抱着Everett往前一扑,床接住他俩的瞬间,头顶的吊灯砸了下来。


Everett被Sherlock护在身下,已经清醒过来,“地震?”


他语音未落,整间屋子都剧烈地晃动起来,墙上挂着的唐卡落在地上,床头的台灯翻倒,天花板上大块的灰砸下来,Sherlock弓起背,用手臂撑起自己,遮住下面的Everett。


一分钟后,摇晃终于停止了,Everett能听到楼下零落的喊声。他惊慌地自下而上望着Sherlock,又问了一遍,“地震了?”


Sherlock盯着他,微微扯动嘴角,“魔法。”他抬起头,望向四周,目光锐利,“有人嫉妒得要疯了。”


他刚说完,Everett就觉得胸口一窒,下一瞬间,好像水流倒灌进房间,周围的一切除了他和他身下的床,全都漂了起来,Sherlock从他身上浮起来,四肢像在水中一样挣扎着打开,大衣敞开,他瞪大双眼,从半空中望向床上的Everett,满脸震惊。


Everett还来不及说出一句“小心”,一股看不见的暗流狠狠击中了Sherlock,他如同一截断木,被甩向了房间一侧的墙上,接着和所有家具一起,在地心引力回归的刹那,重重摔落在地。


 


TBC




奇奇的默默然快要成精了……

闹鬼Ⅱ:玫瑰之战 8(上)

口罩:

 周更


8.


Everett提着行李走出221B,出租车已经等在门口。Sherlock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站在车旁,见他出来,走上前,接过他的行李。Everett瞧他把行李箱装进后备箱,走回来,又为他拉开一侧车门——一个坏脾气却温柔至极的人,真是有趣。


他俩上了车,Sherlock掏出手机,他低着头按了几下,便把手机收回口袋,靠在后座上,侧过头望向身边的人,“你想说什么?”


Everett故作随意地看向车窗外,“没有。”


“需要我指出你有话想说的十二种身体表现吗?”


Everett翻了个白眼,却难掩笑意,“你真的很烦。”


“但你喜欢。”


Everett猛然转向他,脸上漫起一阵热意,他尴尬极了,“我没——”


Sherlock不在意地摇摇头,“这很正常,介于你我复杂的关系,你不用强迫自己对我没感觉,我也一样。我和Stephen Strange分享着同一套DNA,我不会假装自己可以对你无动于衷。”


骤然听到这样的回答,Everett毫无心理准备,他盯着Sherlock,对方同样回视着他,目光冷静而深邃,Everett的心好像落在一片柔波之中,沉沉浮浮。他重新别过头,看向车窗外,伦敦正在他的视野边缘匀速退去,“你错了,他不爱我。”


Sherlock发出一声粗鲁的哼笑,“别开玩笑了,他当然爱你。”


Everett为他这种轻蔑的态度愤怒,就因为他和John Waston彼此深爱,就想当然以为每一个宇宙都是属于他俩的童话故事。不,他妈的,没有,不存在的,在这里只有一对怨偶,相遇是错,别离难堪,互相算计,欺骗,丑陋不堪,怎么配的上你们伟大的爱情?


“那他一定是太爱我了,才抢走你的John,毕竟来找我还要坐飞机。”Everett讽刺着说,可惜话说得太恶狠狠,讽刺薄薄,倒是充满了酸苦之气,Everett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Sherlock却并没有伺机回击,他探究的目光落在Everett身上,评判道,“我原先以为你比John聪明,是我高估了你。”他不等Everett反应,就下了结论,“我会证明给你看。”


“我是个蠢货?”


“Stephen Strange爱你。”


于是,Everett彻底闭嘴,不想和他说一句话了。


 


 


到了机场,Sherlock去办登机,Everett拎着行李去买咖啡。意外地遇到了Louise,她站在一家咖啡吧门口,穿着毛衫,从袖口里伸出一截细细的手指,捧着咖啡,鼻子发红。她也看到了Everett,惊讶地睁圆了眼睛,”Mr Ross!”


Everett走上前,“好巧,你要去哪吗?”


“我送……”Louise慌乱地松开一只握住咖啡的手,胡乱指指,“我送人。”


Everett点点头,并没有想要深究。但Louises突然说,“其实是我男朋友……前男友,我来机场送他,他去……离开了,他申请了去日本工作。”


Everett看她说着话同时眼眶已经红了,“你还好吗?”


Louise用手背在脸上胡乱擦过,“是……是的,我想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了……”她没能顺利地说完整句话,但她努力不让眼泪落下,她吸着鼻子,想要试图转换话题,她也不希望每次留给Everett的印象都那么糟糕,“Mr Ross你还好吗,一切顺利吗?”


Everett耸耸肩,“我想也糟不到哪里去。”


Louise仔细观察Everett,他的眼袋仍旧很深,气色也不怎么样,但他一直紧绷的神情消失了,看起来松快了不少,“我希望你一切都好,我们都希望你能早点回来。”


Everett点点头,他正要回答,看到Sherlock大步向他走过来。Louise注意到他的目光,转过身,她惊讶地看着迎面而来的高大男人,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Louise从没有被人这么看过,那双眼睛丝毫不带感情色彩,那感觉就像面对镜头,要把她一举一动都摄入其中,她畏惧地错开了视线,背过身,重新看向Everett。


Everett敏锐地上前一步,把她藏在身后,对Sherlock说,“我没买到咖啡。”


“看出来了。”Sherlock收回视线,瞥过他空空的手,“不指望你能做什么。”


Everett皱眉,知道Sherlock又开始犯浑,他转过身跟Louise告别,“我先走了,保持联系。”


Louise点点头,她望着Everett,突然倾身抱住了他。Everett被动地抬手环住女孩单薄的背,他听到她在他耳边说,“他不是个好男友,Mr Ross。”


Everett不太确定她指的是她的前任,还是面无表情杵在一旁的Sherlock。


“保重,Mr Ross。”


“你也是。”


Sherlock不耐烦地催促他,Everett只好歉意地对Loiuse点点头,赶紧跟上Sherlock。


“你对谁都这样吗?”Everett忍不住说,“从国王到女孩。”


“对你就不是。”Sherlock理所当然地回答,“他们不重要。”


Everett哑口无言。


 


 


过 安  检 的时候,Sherlock先一步走进去,Everett还等在黄线之外。突然,他听到了一阵喧哗,Everett循声望去,许多人在往一个方向跑,他急忙看向Sherlock,门内的Sherlock也望向他。


此时广播响了。


机场内发生突 发 事 件,请所有乘 客按住指使行动,不 要 惊 慌……


Sherlock忽然向他奔来,Everett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拽过过黄线。他往前迈步的刹那,身后的队伍就乱了,人们开始往里挤。Sherlock伸手夺过Everett的手提箱,拎在手里,另外一只手紧紧牵着他,快步向前。后知后觉的警  察开始上前阻拦,人群像涨潮的水一样汹涌地从后卷上来。有个高壮的男人凶狠地用肩膀顶开身边的人,向前扑来,他重心不稳,伸手勾住Everett的夹克外套,Everett被他扯得向后倒去。Sherlock用力把Everett拉回自己身边,侧身把他护在胸前,那壮汉被他挡得踉跄了一下,站稳了,正要开骂,Sherlock回过身猛地一拳砸在他脸上,“别碰他!”


男人倒在地上,Sherlock看也没看他,他把Everett揽在怀里,推着他往前走。他们很快穿过混乱地带,到了候机室,Sherlock才松开他,“你还好吗?”


Everett抬头看他,Sherlock脸色苍白,嘴唇发青,额前都是汗水,“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


Sherlock摇摇头,他把手提箱还给Everett,“我去卫生间。”


Everett接过手提箱,目送Sherlock快步走向卫生间,他的肩膀紧绷,全身的肌肉都僵着,身体往前倾,抬脚之间都有停顿。不对劲,Everett跑上去,搀住他,Sherlock想要甩开他,“我没事。”


“闭嘴。”Everett用身体支撑着他,“我不是傻子。”


Everett扶着他走进卫生间,Sherlock的胳膊搭在他肩膀上,再也无法站立。Everett让他靠在洗手池边沿,Sherlock一手撑着洗手池,一手摸索着大衣口袋,无法忍受地抬起头,苍白的脖子在日光灯下青筋凸显,他喉头动着,不停吞咽,恐怕自己会忍不住呻吟出声。


Everett按住他在大衣里摸索的手,“你要找什么?”


“烟。”


Everett没说什么,把手伸进Sherlock的大衣内衬,丝质衬衫温暖着他的手背,他很快找到了烟和偷藏的打火机。他把烟叼进嘴里,点燃了,再递给Sherlock,男人用嘴含住,喷出淡淡的烟雾,汗滴在Everett的手上。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看到他俩,愣了愣,“这里不能吸——”


“滚出去。”Everett呵斥他,Ross探员凶暴的样子还是能吓到一般人的。


Sherlock看到那人立马溜了,微微动了动嘴角肌肉,但马上被一阵新的疼痛击中,发出轻咝。Everett解开他的大衣,这一次Sherlock没有阻拦,Everett小巧的手把他压在皮带下的衬衫揪出来,紫罗兰衬衫那一块已经变成烂熟的玫瑰红。Everett喉头发紧,他轻轻把衬衫往上掀起,Sherlock的腹部伤口完全绽开了,随着他起伏的呼吸,血不断渗出来。


Everett眨了眨眼睛,视野已经模糊,他赶忙抬起手,擦过眼睛。Sherlock却已经看到了,他摇摇头,“没事的。”


“我不知道你管这样叫没事。”Everett激动地说,声音已经哽咽了,“你会死的,你这个白痴,你会感 染,会死掉,我见过——”


Sherlock把烟按灭在洗手池边沿,他空出的双手按住了Everett的肩膀,“深呼吸,Everett,深呼吸,我没事的。”


Everett用手背揩过眼睛,他从墙上扯下纸巾,小心地为Sherlock吸去周围的血,但不敢碰触核心的伤口。


Sherlock自己从口袋里掏出 药 剂,他看到Everett紧张地瞪着他,解释,“实验 室 特 殊 品,比不上美国队长 的 血 清,但能让我好过一阵子。”


Everett见他掰开玻璃瓶,仰头望嘴里倒,接着转过身,拧开水龙头,把脸浸在水里。哗哗的水流中,Sherlock抬起头,他额前一的小簇卷毛湿哒哒地伏贴着,他脸上已经白得发青,跟死人没差别,只是眼神依旧清明,他望着镜子里的Everett,微微眯眼,“别露出这种表情,我还得费心安慰你。”


“这伤口是这么回事?”


“说来话长。”Sherlock小心地处理腹部的位置,血果然如他所说凝住了,看样子疼痛也渐歇,他有余力整理仪容,“我们应该上飞机了。”


“你不能这样去卡玛泰姬,太危险了。”


Sherlock从镜子里望着他,“现在轮到你来教我怎么做了?”


Everett坚决地说,“我拒绝。”


Sherlock没说话,他洗干净手,把衬衫扎好,扣好大衣,才转回身。他一步步走到Everett面前,卫生间灯光中,他的眼睛呈现出难以辨明的色彩,“我猜你还不明白,Everett Ross,我是来带回John的,除此之外,所有的一切,我都不在乎。我需要你为我找到他,你是我最重要的筹码,如果你拒绝,我会把你绑上飞机,Stephen Strange会做的事情,我也一样会做。”


 


TBC


 


下章还是傻洛克和玫瑰,以及没错又是奇奇的默默然跑到机场捣乱了……



请给我口袋马丁:

我暴吸博士

少年博士那个笑真是。。。啊受不了

每次画到小斯蒂芬就会想起冰茶老师的空洞,竟然不更了,更到关键的地方不更了,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