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进一个大坑

【BBC Sherlock】一千零一夜 (HW//16)

这个小夏真是热烈又天真,相信约翰不会辜负他的~

眼睛:

//一千零一夜AU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那座约翰只有一眼之缘的雪林福特就坐落在皇宫的东面。住在皇宫顶层的人能从面向东方的窗户看到雪林福特暗红色的塔尖,从前老福尔摩斯每天都心怀愧疚地遥望被他们囚禁的欧洛丝。可是对年轻的福尔摩斯而言那却是他们的梦魇,尤其对夏洛克而言。


夏洛克总是不喜欢休息,因为他有时还是会梦到红胡子——湿淋淋的﹑奄奄一息地躺在他的膝盖上,夏洛克记得牠原来温暖的皮毛是怎样逐渐失去温度的。与其说那是梦,不如说是记忆的重现,因为那实在过于真实。在做过那些梦之后,夏洛克醒来时还是会感到痛苦,之后他会因此而厌恶自己——由于把时间浪费在恐惧和忧伤之上。这俨然是一个令人绝望的循环,而夏洛克唯一抽身的方法是逃离那些梦境。


约翰是隔了许久之后他能够在睡眠里抱着的东西。当他们睡在一起时他并不做梦,约翰的体温填满了他糟糕的梦,使他能有觉好睡。这天夏洛克依旧先于约翰醒来,可是他看着在他身边睡着的约翰并不想起身,比起离开这张床,他更愿意就这样一直看下去直到约翰醒过来。他想着,依恋地抱紧了沈睡的约翰,把鼻子埋进他的后颈。约翰沙金色的发脚在他的鼻尖上扫过,他能够在那片皮肤上闻到自己的气味,因为那是他昨晚吻过的地方。夏洛克把自己的叹息呵在上面——这是他长久以来感到最安稳的一刻,也是他多年来在这座宫殿里得到过最甜蜜的温馨。


然而他不得不离开,他的铁心脏﹑他们的船。为了彼岸的旅程夏洛克还有许多事需要准备,而这些事他一件都不能假手于人。况且今天他还要去见欧洛丝。


 


当夏洛克胯下的马蹄在雪林福特前止住时,日照已经过了最猛烈的时候。由于森林里小径婉延,马匹并不能肆意地奔跑起来,可毒辣的阳光还是把牠晒出一身汗。然而夏洛克却全然不觉得热,每次他来到这里总是想到冷冰冰的水。


雪林福特的内部是用石头砌成的螺旋长梯,它灰沉沉的的颜色似乎在警告来人它的尽头并不是一个可爱的地方。但夏洛克还是踏了上去,一步一步地向福尔摩斯家族中最聪明的后裔朝圣,哪怕他是否愿意。当他的脚步踩上顶层被画上所罗门封印的地板时,欧洛丝就隔着铁栏栅看着他。


“嗨,哥哥。”欧洛丝招呼着,向夏洛克展现了一个甜美的笑容。


夏洛克没有睬她,他看着地上逐渐褪色的六角星说:“这拦不住你。”


“你生气了吗?因为约翰?”欧洛丝收起了笑容,战战兢兢地问。


“约翰不重要。”


“你骗人。”她又笑了起来,“哥哥是个骗子,你也骗了约翰。”


“我没有。”夏洛克说道,还是没有看她。


“那你为什么生气?”


“因为你应该待在这。”


“那么,”欧洛丝垂下了头,眼睛悄悄地往上看着夏洛克,“你要告诉麦克吗?可我想麦克并不想让我生气。他需要我那些小小的建议,不然他连国王都不会当了。上次他才问我——”


“闭嘴﹗”夏洛克大声地打断了她,“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你和麦克罗夫特之间有什么勾当。”


欧洛丝伤心地看着他生气的样子,小声地说:“看,你还是生气了。”


夏洛克烦躁地踱着步,好像被铁栏栅困住的是他而不是欧洛丝。


过了一会,夏洛克才终于说道:“不要再出去了。”


“嘿,你知道我没有。”


“我说的是你的幻像,或者其他什么都好。你不可以再——”


“再怎样?你想到什么了,哥哥?红胡子?还是那个老魔女?”欧洛丝看着夏洛克,眨了眨眼睛,“我不想你伤心的……可是你为什么要伤心呢?那不过是一条狗。而那个魔女,她已经太老了啦。还有约翰,你知道的,你并不需要他。你只需要我。而且他已经——”夏洛克因为她说的话猛地抬起了头。


“他已经怎样了?”他大声地问着,走向了欧洛丝。


“过来,再过来点。对,就是这样。”直到夏洛克走到她的跟前,欧洛丝举起了双手穿过栏栅


,说:“来握着我的手,不然我一个字也不会告诉你。”


夏洛克看着她雪白的手心,把自己的手掌贴了上去。


下一刻欧洛丝就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她高兴地笑了起来,说道:“我多久没有碰到你了?”


然而夏洛克只是盯着她,他问道:“约翰到底怎么了?”


欧洛丝笑着回答:“他走了。”


“不。”夏洛克说着想要把手抽走,可欧洛丝却更用力地抓紧了他,“他不会。他答应过我——”


“他们说话都不算话。你怎么能期望那些渺小的人会信守诺言?我的蠢哥哥,只有我,只有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欧洛丝注视着夏洛克的眼睛,又说道:“你不相信我?”


这下夏洛克终于挣脱了她的手,“约翰不是这样的—”


“我把玛丽送给他了。”欧洛丝笑着说:“那个可爱的玛丽,有一头漂亮的金色头发,连我都不禁有点喜欢她。你说,约翰会选你还是玛丽?”


夏洛克听着转身就要走。可是欧洛丝却喊住了他,接着她把一个盛满了碧绿色液体的小瓶子抛向了夏洛克。


“别忘了这个,哥哥。”欧洛丝大喊道:“你得好好地活着——为了我。”


夏洛克握紧了手里的瓶子,没有再看她一眼。


 


约翰﹗约翰﹗


夏洛克在心里喊着约翰的名字,飞快地跑下那无尽的石梯。他火急火燎地跨上马,抽动起马鞭,可是马匹在窄路上根本施展不开来。等他回到王宫已经是日落时分,他跑着回到他的宫殿。这时暮光把整座宫殿染成橘色,他在敞大的宫殿中喊着约翰的名字横冲直撞,可是并没有得到任何响应。


等他清醒过来时,他才想到去询问门卫约翰的消息。


他们告诉他:“约翰在中午时被国王的女使召唤了,之后再没有回来。”


而夏洛克知道,约翰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TBC




评论(3)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