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进一个大坑

【BBC Sherlock】一千零一夜 (HW//17)

大哭😭😭😭

眼睛:

//一千零一夜AU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约翰没有回来。


夏洛克在宫殿里从日落等到日升,星星亮了又暗,朝霞聚了又散,可是约翰还是没有回来——他不会回来了,他已经做了选择,他要玛丽。一整夜里夏洛克都没有合上眼,他像约翰来之前一样睡不着。只要他闭上眼,他的耳边便有流动的水声,它们一点一滴地流淌,直到把他空荡荡的身体溢满,直到把他所有热爱的东西沉到水底最黑暗的地方,那个他连摸到摸不着的地方。


是了。他还有过热爱的东西,可是那全都不见了。


夏洛克瘫坐在正殿的躺椅上不发一言,他感到自己内在的一部分像碎掉了一样无力,或者是他的骨头,或者是他的肌肉,他不知道——反正是把他支撑起来的那个部分——那就像一个精致的琉璃盘子,从他冒冒失失的手上掉了下去,随着一记响亮的声音被坚硬的地板撞成了一堆漂亮的碎片。


可是夏洛克毕竟不是一个盘子,所以他碎掉的时候一点声音也没有,甚至没有剩下漂亮的碎片。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洛克在躺椅上翻了翻身,这时一个透明的瓶子随着他的动静从他的怀里掉了出来,那是欧洛丝在雪林福特给他的魔药。夏洛克瞧着那瓶绿色的液体,扯了扯嘴角,接着抬起头一饮而尽。因为他已经受够了,他不再想要小心翼翼﹑珍而重之地使用这些魔药。哪怕他所有的魔药都在抵达彼岸前耗光也不要紧了。因为事实上,和他的梦想死在海上并不孤独,那还算是死得其所。死亡才是所有人必然的终局,可他还能选择地点和方式,这才是一个真正聪慧的人应该花心思的地方。而大海会是个合适的地点,夏洛克想着,吞咽了一下,让那些冰冷黏稠的液体滑过他的喉咙,灌进身体里。


夏洛克从未试过一次性使用大剂量的魔药,它一下子就起了效。在魔药的催动下,他感到身体里原来平静的血脉一瞬间在急速流动着,快得像要沸腾起来一样,那使他的皮肤在发烫。同时他原来低落的情绪就像被点燃起来一样在他的脑子内炸开,转眼间他便满腔怒火——对麦克罗夫特﹑对欧洛丝﹑对约翰﹑对他自己。他必须把这汹涌的怒火发泄出来,于是他从躺椅上跳了起来。他就像个疯子一样在自己的地盘上不管不顾地撤野。他一边大喊大叫着他小时候听过的诗歌,一边把双手触及之处通通推动,彷佛再也忍受不了一丝一毫的秩序待在这宫殿里。


 


等夏洛克把整个正殿毁得七七八八了,他才消停了下来。这时他的嗓子已经哑了,尽管他根本不记得自己叫喊过些什么。而且他也闹得有点乏了,可是那张舒适的躺椅也被他推翻了过去。他回过头才察觉自己把这里折腾得没有一个可以安身的地方,于是他索性坐了在地上。过了好一会他才听到脚步声,一定是哈德森太太遣人来收拾这场乱局的。夏洛克低着头想,不管来的人是谁都要把他们赶出去。


夏洛克听到逐渐靠近的脚步声,可他还是懒得抬起头看一眼。


而那个人一直走向他,直到在他跟前站定,问道:“这是怎么了,夏洛克?”


夏洛克听到这个声音,霎时间脑子里“嗡”的一声响了起来。他猛地抬起了头——


约翰﹒华生就站在他面前,他的约翰,就像个平平无奇又无与伦比的奇迹。


夏洛克怔怔地看着约翰的脸,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一整夜他都告诉自己约翰不会回来了,以致他都不敢确定这是不是真的,或者这只是欧洛丝的魔药造成的一场幻觉,好欺骗他心甘情愿地留在这里。夏洛克需要证据,证明这不是幻象的证据。于是他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去碰了碰约翰的脸颊——温暖﹑柔软。而被触碰的约翰只是笑了笑,这是真的约翰。


可是下一刻夏洛克就收回了手,他高兴又生气——约翰怎么敢?他怎么敢不发一言地离开了,又若无其事地回来。夏洛克从未曾如此生气,他脸上的表情歪七扭八,不知是笑是怒。他更不知道应该惩罚约翰还是抱住他亲吻。


接着约翰又问:“你到底怎么了?你要把这里拆了?”


然而夏洛克却没有回答他,径直说道:“你跟玛丽走了。”


“你知道了?噢,你当然知道,福尔摩斯什么都知道。”


可是夏洛克却不知道他还会回来,他只是抿紧了嘴看着约翰。


约翰见夏洛克表情古怪却没有接话,于是又说:“那你肯定知道这是谁安排的。欧洛丝把玛丽送过来还把皇室的徽章交给了她,让我跟玛丽一起走。我把玛丽送离皇宫后便回家见了哈莉叶一面。那个傻瓜,她以为我已经死了。”约翰说着笑了笑,“她抱着我又哭又笑,像疯了一样。之后我告诉她我即将要离开这里。当然,我并没有把我们的计划告诉她。可是我可不能就这样让她以为我死掉了,让她日日夜夜为我哀悼。她知道我要走后便要我留在家里一晚,我可不忍心拒绝她。”他说完又看了看夏洛克的脸色,问道:“你在生气是吗?你以为我和玛丽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夏洛克听到他的话,却只是哼了一声,别过了脸。


“我刚刚到达宫殿门口,门卫告诉我你在殿里大发脾气,还大喊大叫着什么『战斗是我的本分,我又愤怒,又心碎。(1)』。”约翰说完笑了笑,因为他听过这首诗。


而这时的夏洛克更不愿意看他了,因为他清醒过来了,他记得这首诗。


“你决定再也不跟我说话了吗?”约翰看着夏洛克倔强的脸问。


此时夏洛克用眼角瞄了约翰诚心诚意的脸一眼,终于说道:“我不关心你昨晚去做了什么,我关心的是,”他顿了顿才说道:“我关心的是……你为什么不跟玛丽走了?你为什么回来?”


“我回来是要回答你的问题。”约翰说着走向了他。


可夏洛克却愣了一下,问道:“什么问题?”


约翰回答前伸手抱住了夏洛克,他的手紧紧地环住他的脖子,说:


“我还是愿意相信你。”


你还愿意相信我吗?——夏洛克的问题终于得到了答案。


他再也无法对约翰生气,他紧紧地回抱了约翰,听到他在自己的耳边小声地抱怨:“啊,你个傻王子。你不愤怒心碎了?”


此时的夏洛克并没有介意约翰的小嘲弄,他笑了笑回答:“我心里已得到慰藉。(1)”


 


TBC


(1)战斗是我的本分,我又愤怒,又心碎:出自彼得拉克的《此刻万籁俱寂》——


此刻万籁俱寂,风儿平息,


野兽和鸟儿都沉沉入睡。


点点星光的夜幕低垂,


海洋静静躺着,没有一丝痕迹。


我观望,思索,燃烧,哭泣,


毁了我的人经常在我面前,给我甜蜜的伤悲;


战斗是我的本分,我又愤怒,又心碎,


只有想到她,心里才获得少许慰藉。


我只是从一个清冽而富有生气的源泉


汲取养分,而生活又苦涩,又甜蜜,


只有一只纤手才能医治我,深入我的心房。


我受苦受难,也无法到达彼岸;


每天我死亡一千次,也诞生一千次,


我离幸福的路程还很漫长。




Sherlock S4E2 夏洛克嗑嗨了唸起了莎翁的亨利五世“Once More”,這段本尼的表演太神啦www拿出了演話劇的魄力,所以我也讓卷卷王子唸詩了O//O



-----


故事已经跑了6,7成,可我离幸福的路程还很漫长QAQ。这一更之后休息一会再更,不会隔太久的,不见不散。

评论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