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进一个大坑

闹鬼Ⅱ:玫瑰之战 6

好吸引人的故事啊,怎么才能忍住不看...

口罩:

6.


Everett当晚没有回酒店,Sherlock带着他去了贝克街221B。他似乎很熟悉这里,开门蹬蹬跑上二楼,Everett仰头看到他的大衣角消失在楼梯拐角处,突然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觉。他的手指轻轻滑过斑驳的墙面,试图追寻那种感觉,但Sherlock突然从楼梯扶手上探出上半身,催促他,“别傻站着,我需要你。”


Everett叹了一口气,他已经很久没有被人指挥得团团转,拜托,他可是Everett Ross!这讨厌的小卷毛!他走上楼,推开门,起居室狭小又杂乱,黑白格纹的墙纸上布满弹孔还有不知道谁喷绘的滑稽的黄色笑脸,墙上悬挂着戴着耳麦的牛头装饰,左手尽头的壁炉上摆着头骨,插 着匕 首,壁炉前放置着两张相对而坐的沙发。


Everett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这里意外地和圣所的气质一脉相承,他甚至能脑补出Stephen坐在黑色沙发上,手里悬着一杯喝不尽的酒时惬意的样子。


Sherlock坐在写字台边,正打开笔记本,敲敲打打,屏幕的荧光将他的脸勾勒出更凌厉的线条。


“这个世界和我生活的时空有许多差异,我正在熟悉。”


“哪个更好?”Everett徜徉在房间里,心不在焉地问道。


这问题意外地让Sherlock停下,他抬起头,目光落在写字桌对面空空的座位上。


“John在这里。”他简单地回答。


Everett一开始没有明白,当他领悟他话里的意思后,猛地转向Sherlock——后者已经重新沉浸在搜集新信息的过程中——Everett却能听到自己心跳声如列车趟过铁轨,他吞咽了一下,突然觉得很难受很难受。


他走到在那张布沙发边,缓缓坐下,一时陷进去,房间里只有Sherlock敲击键盘的声音,Everett枕着弓起的手,心里一片空茫。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睁开眼睛,Sherlock的大衣盖在自己身上,他的下巴都被淹没了。他眨眨眼,看到桌边的男人仍旧是他睡着前聚精会神的样子,只是换了衬衫,袖子卷起,露出苍白劲瘦的小臂。


他不知道他有没有注意到自己醒过来,他悄悄又往下陷了陷,把鼻子埋进大衣领。一瞬间熟悉的气味抓住了他的嗅觉感受器,顺着鼻腔直冲大脑,把他带回了某段时空,他的睫毛颤抖了一下,偷偷把一滴眼泪洇在了大衣深色的纤维缝隙中。


Sherlock如同昆虫一样敏锐地捕捉到了异动,他开口,比平时更沉的嗓音透露出了他并不像他表现得那么精神,“黑咖啡不加糖。”


Everett有点懵地从沙发上直起身,大衣滑落,他及时揽住了贴进怀里,“你应该去休息一下。”


Sherlock没有理他的建议,而是突然开口说起他找到的信息,“这个世界有很多超级英雄,还有更多超级英雄的粉丝,以及专门为此营生的狗仔。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黑寡妇,钢铁侠,当然还有Stephen Strange,顺便一提,他人气还挺高,只是相对于其他人消息更少,自从美国队长带走冬日战士后,他也一同失踪了。在他失  踪的这段时间,不断有人声称见过他,甚至还有各种视频和照片,我排除了一万多条 假 消息后,找到了一条有趣的博文。”


他从电脑前抬起头,看到Everett卷着他的大衣站在沙发边,认真听他说,小小的脸上还有睡眠不足带来的迷茫。太像了……无数次,John困得东倒西歪仍旧挣扎地爬起来,听他讲案 情,努力跟上他的思路,又常常满脸空白的傻乎乎的样子……Sherlock突然说不下去了,他刹住话头,改口,“去楼上睡觉。”


“什么?”Everett还等着他往下说。


Sherlock却把笔记本合上,从写字台边站起来,他舒展了一下身体,“我也要休息一下,楼上有浴室,你可以用John的衣柜,我让人把他的东西都放回去了。”他停顿了一下,目光扫过Everett的身 体,评价道,“你现在比他瘦很多,不过只是一晚上,我想你不介意,明天会有人把你的行李搬过来。”


Everett听他理所当然地说这番话,觉得这人是他见过最夸张的控制狂,他抱起手臂,“你说你需要我,先是泡咖啡,再是去睡觉,所以我的作用到底是什么?”


Sherlock倒被他问到了,“我需要一个助手。”


你可以当我的助手。


脑海中同时响起Stephen对他说过的话,Everett用力闭上眼睛,这个混蛋!Stephen现在要是在他面前,他一定会把他的头 打 爆!


Sherlock不在意地从他身边穿过,挠着卷毛,头也不回地走进浴室,留下一句,“别舍不得我的大衣,它不适合你。”


Everett僵住了,脸红到了耳朵尖,他得小心再小心,什么都逃不过Sherlock的眼睛。


 


John的卧室在三楼,房间不大,东西也很少,Everett怀疑这里很久没人住了。他在床边坐下,又站起来,走到衣柜边,拉开柜门。衣柜里的衣服挂得很整齐,但是风格却很杂乱,他随便拉出一件,灰鼠色的粗线毛衣,Everett伸手摸摸,被那粗糙的质感震惊了,他又拉出一件黑白条纹的套头衫和一件毛毛边的绿色棉袄,作为只穿高定的有钱有品位的上 流 阶 层,Everett莫名其妙为另外一个世界的自己的审美尴尬 羞 耻。他嫌弃地把它们重新放好,最后翻出一件质量堪忧的睡袍,他像捏着什么脏抹布一样,崩溃地看了又看,不断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不会死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从浴室出来,披着John的睡袍,Everett在床上坐下。他侧耳倾听楼下的动静,接着躺倒在床上,可是怎么也睡不着,他觉得这张床很不舒服,他就像误闯了别人的地盘,这张床在反抗他的 入 侵,黑暗里那些桌子、椅子、衣柜,还有衣柜里糟糕的衣服都在对他怒目而视,低低暗语——你是谁?滚开,这里不属于你。


Everett索性从床上坐起来,他打开灯,走到写字台边,他拉开左侧的抽屉,里面摆着一部旧手机和一只烟灰缸。他把烟灰缸拿出来,这烟灰缸似乎和他一样走错片场,看起来昂贵而古典,和这间屋子格格不入。他把烟灰缸放回去,又掏出了旧手机,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了开机。


在等待手机屏幕亮起的过程中,他都怀疑自己在干什么,但马上接二连三的短信涌进来让他不及细思。


Harry:我找了一份新工作。


Harry:好吧,也许你不想知道。


Harry:你还在生我的气吗,Johnny。


Harry:这次有点太久了。给我回信吧,弟弟。


Bill:听说了你室友的事情,你还好吧?


Bill:哥们,有空出来聚聚。


Mrs Hudson:亲爱的John,最近好吗,为什么不回来看看我呢?


Mrs Hudson:你知道我也很想念Sherlock。


Everett没有再看下去,他退出直接找到了Sherlock的名字,他是和John联系最多的人,他们几乎每天都在发短信,大部分内容都很无聊。


电视里那个女人知道自己很蠢吗,不需要回答。——SH


但是你可以说点别的。——SH


走开,Sherlock,我在上班。


 


下楼,顺便买了新的 套 子。——SH


我并不想知道!


John。——SH


闭嘴,我不会现在回去的。


你会的。——SH


 


突然发现我们没有纪念日,科学地说,仪式感对维护关系很重要。——SH


嗯哼,所以你是在约我吃晚餐吗?


你变得不好玩了,John——SH


我猜是安吉洛的餐厅?


别生气嘛,Sherlock,要不我假装不知道。


 


Everett看着,都没有发觉自己在笑。他把手机重新关上,他在心里模模糊糊勾画Sherlock和John在一起的画面,那一定很好很好,就像Steve和Bucky,爱情是世界上最可遇不可求的东西,他得不到,但另外一个世界的他得到了,他可不可以假装自己与有荣焉。


 


 


Everett睡得很不踏实,但到底是在中午醒来。他腰酸背痛,下楼去的脚步都是浮的,Sherlock不在起居室,厨房的桌上放着三明治、橘子和一壶还在冒热气的茶,Everett想象那个男人一手插着西裤口袋,一手料理茶的样子,发了一会儿呆。


沙发边摆着他在酒店的行李,他去卫生间换好衣服,他知道自己比以前瘦很多,但是从没有真正在意,被Sherlock指出后,他对着镜子细细看,多亏了他的圆脸,能让他看起来没有瘦得脱形,可是身体就很难掩盖了,他甚至撑不起自己的西装,像那些把穿男装当流行的小女孩,不伦不类,他索性换了更休闲的蓝色外套,但也没有好一点。


郁闷地放弃拯救自己的外形,他走回起居室,Sherlock还不见踪影,他想到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没有办妥。


 


 


视频接通后,Okoye的目光首先落在他身后的家具上,突然笑得很暧    昧,“看来昨晚上过得不错,Mr Ross。”


Everett懒得解释,他掩着嘴,清了清嗓子,“很抱歉,Okoye,我恐怕暂时不能去瓦坎达了。”


Okoye收起了戏谑的表情,她盯着Everett看了几秒,突然从屏幕前探过身,“稍等。”


屏幕暗了几秒后,T’Challa出现在画面中心,Everett吃惊地望着他,有些不知所措。


“你遇到麻烦了吗,Kenny?”T’Challa神情严肃,他还穿着黑豹的制服,手上握着头盔,Everett猜测Okoye把视频传输过去的时候,国王正在处理重要的事务。


“很抱歉,我没想要打搅你,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这对我来说就是很重要的事情。”T’Challa打断他,“我有判断力,Kenny。”


他难得严厉,Everett能感受到国王平静神色下的焦躁,他为自己一再拒绝他而感到羞愧。


“我临时接到了一个任务……”


“关于Stephen Strange吗?”


他一贯能说会道,但是面对T’Challa他最常的状态就是词穷,他垂下目光,轻轻点了点头。


T’Challa没有沉默许久,他很快问,“还要多久?”


多久?是多久完成任务,还是多久走出过去,多久才能真正忘记Stephen?Everett的目光落在自己被咬得参差不齐的手指指甲上,“我……”


他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楼梯响起一串急促的脚步,Everett还来不及掐断通讯,Sherlock就推门进来。男人像逡巡领地的狮子,在走进起居室后,首先就把目光落在Everett正在通话的 视 频上。


“黑豹,T’Challa。”


他不需要Everett做介绍,他已经做了足够多的功课,不过他倒没有料到他和Everett的私人关系,Sherlock冷淡地摘了手套,解下围巾,走到桌边坐下,“你是要坐在那边聊天还是过来工作?”


Everett看到T’Challa皱起了眉头,“他是谁?Stephen Strange?”


Everett还没回答,就听到Sherlock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


隔着屏幕,Everett都能看到T’Challa的怒气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凝聚,“你不应该给自己找一个糟糕的 赝 品,Kenny。”


Everett张口结舌,Sherlock突然站起来,他直接走到Everett身后,这个角度直面国王,他宽大的手掌占 有 性地放在Everett单薄的肩膀上,用他最傲慢的伦敦口音说,“显然Everett愿意为了一个不值一提的赝品放弃一位国王,尊敬的陛下。”


Everett汗毛都竖起来了,他一边道歉一边手忙脚乱地切掉视频,“……陛下,我们之后再聊,我保证这边结束后,就去瓦坎达。”


Sherlock还不死心地在最后一秒添乱,“他不会去的。”


Everett猛地站起来,他绕过沙发,气冲冲地对Sherlock吼,“你就这么和国王说话?瞧瞧你做的好事!”


Sherlock像是听到什么有趣的话,“我倒是一直这么和女王说话。”


“什么?”


Sherlock摆摆手,没有再纠缠这个话题,他重新走回桌边,把笔记本电脑打开,“记得我提到的那则有趣的传闻吗?我今天找到了消息来源,这个人的真名叫Alex Spears,是一个自由记者,他在半年前去了 南 亚,一直在那一带闲逛,他在一个多月前曾经和他在纽约的同事说他见到了奇异博士,但当他的同事要作为新 闻 发 布 后,他却又改口说只是自己瞎编的。”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真的瞎编?”


“据他的同事说,他在接到他的电话前,已经很久没有Alex的消息了,他突然给他打电话,他吓了一跳,以为他被人 绑 架了,他语气很兴奋,就连他的同事都直觉是真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改口了。不过让我相信这里有线索可循的是他提到了卡玛泰姬,你应该不陌生,那是Stephen Strange的领地。”Sherlock看着Everett,“你没有想过他会回去吗?”


“我……我为什么要去思考他去了哪里。”Everett摇摇头,“据我所知,神盾应该去过卡玛泰姬,但没有找到他。”


“专业探员。”Sherlock语调讽刺地说。


Everett已经开始习惯他的态度了,他慢慢在他对面坐下,“你昨晚说,我有问题都可以问,你会回答,我现在想问,你究竟来自哪里?”


“2014年的伦敦。”


“你如何到这里?”


“我的时空,也有类似神盾的机构。”Sherlock回答,“因为John的失 踪,两边达成了合作,以221B为转换空间站,送我到了这里。”


Everett本能地低头看着脚下老旧的地板,他同时踩在两个时空的交汇点上吗?据他所知,在自己的世界,除了魔法,现有的科技还没有办法证明平行时空的存在,Sherlock只是普通人,没有超能力,却能跨越时空来到这里,并让两个时空相联,两个宇宙达成合作……Stephen究竟惹到了什么人?


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Sherlock语气寒冽如冰,“在我的世界,有70亿人,有富裕和平,也有战 乱 不 息,每年因为各种原因失  踪的人数以万计,多到除了他们的亲友,没有人会在乎,他们像气泡消失在海水中,生命如此随意,Stephen Strange本有很多机会,但他选了一个错误的人,亿万分之一的机会,他却选了John,Everett,John不是亿万分之一,John是唯一。”


Everett觉得喉咙像被人抓住了,他艰涩地吞咽了一下,那种难以言说的震撼却以痛苦的方式攫住了他,他望着Sherlock,想不出还有什么问题可以问,John Waston,他脑中只有这一个名字。


Sherlock从椅子上站起来,“如果你问完了,就走吧。”


“去哪里?”Everett深呼吸,嗓音喑哑,好不容易挤出几个字。


“卡玛泰姬。”Sherlock像是说去楼下咖啡店一样平常,“以及,去把三明治吃掉,Ross 探 员。”




TBC




终于把上章补充完整了,下章可以去奇花那边了嘿嘿

评论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