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进一个大坑

【Smaugbo】餐时、二人世界、不速之客

Box.G:

还是点梗内容


 @Mr-REC REC的点梗B篇


(A篇KA走链)


更重要的事情,祝贺我Jan修仙完毕!撒花!


你们的Jan老师已经修仙完毕了,下山了!有东西吃了!


快来一起嫖Jan老师!我帮你们挡着(得了把你不行




糖果店AU,真·龙 史矛革x糖果店老板 比尔博真龙操作)














Smaug/Bilbo Baggins








    万圣节,总是糖果店开张的日子。


    “嗨,巴金斯?万圣节快乐。”门框上被装饰成小蝙蝠的铃铛发出了迎客的声音。一位女熟客走了进来,在柜台后的比尔博听到铃声,穿着他有南瓜笑脸纹路的围裙转过身。


    “万圣节快乐,你可来得有些迟,太妃糖苹果快要没有了。”


    “我忙着工作,现在下班于是赶了过来。”


    “今年的万圣节你打算买点什么糖果来捉弄你家那位了?”比尔博整理一下自己的黄色围裙,打着趣迎上去。


    “去年的蛇可把他吓得不轻,”女士指指玻璃柜里的那些彩色软糖,发出咯咯的笑声,“兰茜说这次想扮成喷火龙,她在童话书里看到,睡在金山上的小红龙——她是这么称呼它的。”


    “哦,我猜猜,”比尔博想了想,“她也许会喜欢金币巧克力,小红龙会希望有自己的一座小金山。”


    “你猜的很真准,所以她说她很喜欢你,因为你总能猜着,”女士挑选了一种南瓜形状的胡萝卜饼干,比尔博帮她包起来——比尔博偶尔也会卖一些小饼干,虽然看起来都像是小孩子们非常喜欢的饼干,“今年还会有小坏蛋来你这里要糖吗,巴金斯?”


    “哦,去年被那些小海盗整得可惨,他们吃完了我所有的草莓糖。不过那个被抱着的金发小可爱太腼腆了,窝在风衣男人的怀里,也许是他年轻的父亲。我记得他挺喜欢你现在挑的这种胡萝卜饼干。”比尔博颇有兴致地和他的熟客聊着去年的万圣节,一边用白色的骷颅夹子把袋口封好,放在秤台旁边。


    “金币巧克力我看看……好像没有了,哦,稍等一会儿,我去仓库拿一些。”比尔博挥挥手让女士随意挑点什么,然后打开了后门,走去仓库。


    比尔博也没有向别的糖果店老板请教过什么在冬天保存仓库糖果的方法,他为了自己的小侄女开了这家糖果店,冬天赚夏天的仓库冷气钱,防止那些可口的糖果化成黏糊糊的糖浆。比尔博仔细找了找,然后找到了前几天做的一箱子金币——在制作巧克力方面他比较喜欢自己动手,搅拌那些融化的巧克力。


    比尔博刚掂起一块,箱子中的金币巧克力猛然腾起带动一大片金色,然后巧克力像是瀑布一样哗啦啦洒落在地上。比尔博看见大箱子里站起一个身影,惊慌地退后然后摔了一跤。




    龙。是龙。




    比尔博眼前一黑,他刚才还在打着趣,现在在他的仓库里就出现了一条真龙。现在看起来是人形的龙暗红色的头发向后梳去,头顶向后生长着两支笔直尖锐的深褐色龙角,角上盘踞着凸起的螺纹。锋利的鳞片几乎包裹了左边脸部的大半,延伸到脖颈和耳后。龙穿着他傲慢的红色礼服,看了一眼地上的小个子。这家伙真小。龙金色的眼睛与比尔博对视——为什么他的眼睛颜色不和头发衣服配套?比尔博知道这种时候自己不该想这个。龙的声音像是雷的轰响滚落在比尔博的耳边:“你是谁?”


    “或许我该问这个问题,龙,龙先生?”


    “你娇小得像是个霍比特,小个子,”龙跨出了箱子,饰着金纹的靴子鞋跟敲击在仓库水泥地上。龙来到比尔博面前,弯下腰去。龙说话时比尔博看到了对方嘴里苍白的尖牙,还感受到龙呼在他鼻尖上的滚烫吐息:


    “告诉我,你的名字。”












    “巴金斯,你在仓库遇到了什么?一条龙?”女士惊讶地看着坐在柜台旁边的高个子,被对方金色的眼睛和头顶的角给吓到了。


    “我不清楚这是不是一个恶作剧,但是这个万圣节礼物显然有点,”比尔博装着金币巧克力的手顿了顿,他挑起眉毛,“奇异,是的。”


    “或许是个挺赞的万圣节店员,我打赌兰茜会喜欢他。”


    “嗯哼。”比尔博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毕竟对方压坏了他几乎半箱子的巧克力,他可以闻到龙身上那股浓浓的巧克力、葡萄干,还有肉桂和干果的味道,就像是比尔博的仓库。


    “你准备好今天晚上店的活动了吗?”


    “当然,”比尔博把钱找给女士,“你们过来吗?”


    “为了我的甜心,她应该会非常想见到你的礼物先生。”


    “但愿我可以,和一条龙交谈?”比尔博自嘲地笑笑,注意到龙的视线后闭上了嘴。


    “他的口音也许会很正宗,巴金斯。”女士对他眨眨眼,然后拿上小袋子离开了。店门的小铃铛再次发出叮铃声。


    得了吧,其他人只觉得有一场好戏可以看了。比尔博偷偷看了一眼正在捏着姜糖研究的龙。那他妈可是龙,活的,一不开心就还可能会把你烧成灰沫子。老天保佑,那该不是条喷火的?


    当比尔博看见龙向指尖上吹口气就突然窜出来了小火苗时他没注意到自己惊叫出声了。


    该死的。


    姜糖已经被龙烧成黑漆漆的样子碎在了收银台上,比尔博还没有反应过来。


    “史矛革,我的名字。如你所见,火龙。”


    “再用这种语气说话,马上把你的角锯下来卖掉去买做巧克力的新材料。”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出现在你的箱子里,但那都是金币,龙都有这种本能。”


    “只有你有,而且那是巧克力。上帝,你现在闻起来就像是一块巧克力甜饼。”


    “我叫史矛革。”


    “别开这种无趣的玩笑,史矛革。”


    “好吧。”史矛革无趣地抿抿嘴,转头去用他的长指甲偷偷扎了一个棉花糖塞进嘴里。










    比尔博成功说服了史矛革作为这次糖果店门口的招待员——万圣节,还有什么比一条真的恶龙更好的招待员呢?或者吓走那些小坏蛋,或者引来更多的。比尔博希望没有勇敢的小海盗试图用万圣节糖果或者杰克灯惹怒史矛革,不然这个万圣节会被火龙搞得一团糟。比起南瓜灯,比尔博还是更喜欢叫杰克灯。


    只需要稍作打扮,史矛革看起来就是个完美的吸血鬼。比尔博挺怕他的牙。不过显然史矛革不愿意穿那黑漆漆的吸血鬼大衣,他从嘴里喷出带有硫磺气味的烟气来阻止比尔博靠近,坚持穿着他的暗红色礼服,尽管那件礼服是非常漂亮,比尔博只好由着他去。


    大街上已经完全是万圣节的气息——几个星期前就开始了,到处的白布、鬼魂、笑脸南瓜或者小蝙蝠、骷颅,还有浓郁的太妃糖苹果的甜味。比尔博给自己装上了小尖牙,穿成一个吸血鬼,不过当他站在史矛革旁边,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侍从,因为卷卷的可爱头发和矮个子。


    比尔博让史矛革提着满是糖果的篮子站在门口,然后自己把所有的道具给整理一番,确保会有一个绝对难忘的万圣节夜晚。










    “嘿,干得不错,夏洛克。”比尔博对门口的史矛革打着趣。


    “还行。”龙不满地哼哼了几声。


    恶龙显然非常受欢迎,带着单只黑眼罩的男孩儿们争着拥到龙的身边想跳起来抓他的角。而史矛革拧着眉毛,衣服被男孩儿们抓着晃来晃去,他嘟囔的“火焰”“死亡”什么的词让男孩儿们带着崇拜惊呼。风衣男人抱着那个金发男孩也在场,男人没让男孩站在地上,因为拥挤的孩子们。比尔博在念出夏洛克的时候他抬眼看了一下,然后往不太开心的男孩儿嘴里塞了一颗牛奶糖。










    比尔博本想在史矛革做店员还完那些巧克力钱后就让他离开,但是龙在他的店里硬是住了下来。


    而且那或许是在亏本。当比尔博第无数次把偷吃水果糖和蔓越莓小饼干的史矛革抓住后,他真正明白了自己做了错误的决定。


    那偷吃也不算什么了。


    可是史矛革开始试图吃他的老板。这个开始不对了,非常不对。


    史矛革咬住比尔博的脖子不是一回两回了,趁着比尔博在吃早饭,龙会借着自己的长臂一把揽住自己的老板,然后把滚烫的嘴唇覆上去——对,龙还在他家强行定居。








    一年,这一年比尔博遭受了无数来自龙的骚扰。


    凡事都会习惯的。


    他妈的习惯。比尔博心想。








    “嘿!史矛革!”比尔博带着手套在厨房里大叫,“不要偷吃那些蛋奶饼干了!那是为了这次的万圣节……”


    “我知道了,我的老板。”史矛革舔着沾了饼干渣的手指靠在门口看着比尔博生气的样子,然后露出一个让对方抖了一下的笑容。龙一下子滑到了霍比特的面前,把手里红色的恶魔角戴在头顶,不怀好意地露出自己的尖牙:


    “是啊,又一个万圣节,巴金斯老板。”






    至于后来被抱在流理台上亲吻,或者是烤糊了的蛋糕,比尔博已经不想提起了。








END.





评论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