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进一个大坑

【BBC Sherlock】一千零一夜 (HW//21)

啊啊啊啊啊又又又又又有得看❤️

眼睛:

//一千零一夜AU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此时夏洛克说话的声音不再像平常一样又低又急,他的声音很细,话说得很慢。但约翰还是听得清清楚楚,他扭过头看向床上的夏洛克,见到他正吃力地撑起上半身。


“夏洛克﹗”约翰低呼着走到他的身边。


夏洛克的脸色又回复了一贯的苍白,他倔强的轮廓被覆上晨光后锋利得让人心碎。约翰想碰碰他,可是在麦克罗夫特面前他只是安份地把双手垂着。然而夏洛克从不考虑麦克罗夫特,等约翰靠得足够近,他就抱住了他。


“留在这里。”夏洛克的声音就贴在约翰的心口上。


约翰终于还是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那是夏洛克最柔顺的部分,“或者我们应该听听她想怎样。”


“她能有什么好说?正如你说的,她不会真的想要我的命。她无非要你离开我。”


“我不会。”约翰保证道,把手覆在夏洛克的后颈上。


“是的,留在这里。我需要你留在这里。”


抱着他的夏洛克看来脆弱又年轻,约翰没法拒绝他,他答允道:“好的,夏洛克。”


他们就这样安静地抱了一会直到约翰安顿疲惫的夏洛克睡下。


这时麦克罗夫特的声音又响起了,他要不说话约翰几乎都忘了他的存在。


“由你来决定,约翰﹒华生。”


约翰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我当然要去。”


麦克罗夫特看着约翰坚定的样子,抬起了眉毛说:“你很勇敢。”


“不,陛下,”约翰摇了摇头,“事实上,我现在怕得要命。我害怕没有方法可以挽回夏洛克。”


“别让情感拖你的后腿。”


“恰恰相反,”约翰说着垂下了眼角,“那是我前进的动力。”


麦克罗夫特看着约翰凝视夏洛克的样子,他知道那是离他的皇座最遥远的境地。麦克罗夫特无法否认他确实被他们触动,但他永远不会失控,因为他知道一切的终局总是殊途同归——所有生命终会逝去,所有心都会破碎——没有任何例外。


 


这天的下午就像约翰遇上欧洛丝的那个下午一样,天气好得不得了,正适合去跟被囚禁在高塔里的魔女见面。可这次约翰并非孤身一人,他骑着马,身后还跟着国王的侍卫。


他离开宫殿时麦克罗夫特让侍卫长雷斯垂得送他一路,他说:“欧洛丝要见你,但她没有不准其他人一起去。”


约翰觉得麦克罗夫特并没有他以为的那么坏。


“或许你应该穿上盔甲。”


说话的是雷斯垂得,他是第一天把约翰带进皇宫的人。这时约翰的马和他的马并行走在陡峭的山路上,向着雪林福特前进。


“恐怕那对魔女而言没有什么作用。”约翰说。


“可我们不妨试试。”雷斯垂得耸了耸肩,他顿了下才又道:“我以前是夏洛克的熟人。”


“以前?”


“嗯哼,在他为了追捕莫里亚蒂而废寝忘食的时候……我指的是杰利斯,或许你对这个名字更为熟悉。”


约翰听着笑了笑,“我以为他一直废寝忘食。”


“噢,确实是。我本以为消灭了莫里亚蒂他就会好起来。然而他毁灭了莫里亚蒂,莫里亚蒂也彻底改变了他。”


“你真的以为他把那些人都吃了?”约翰或许不应该质疑他,毕竟整个王城的人都这么以为。


雷斯垂得摇了摇头,“我不确定。他那阵子一直埋首在稀奇古怪的实验当中,而那些年轻人又确实消失了——”


“他没有。我向你保证,那些人都活得好好的。”


“现在我知道了。可我想说的是……或许你并没有察觉……但你确实拯救了他。”


约翰在马背上被一巅一巅地摇晃着,几乎以为自己听错。


“我以为那是我们正要做的事。”


“噢,不。”雷斯垂得又摇了摇头,“我们现在当然是。但是之前……你来了之后他很快乐,我从没见过他这样子。你让他更加——”雷斯垂得斟酌了一会才说:“更像个人。”


“夏洛克本来就是,他只是……”


“我想说的是,”雷斯垂得边说边拍了拍约翰的手臂,“你得活着,伙计。那家伙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人,这我们都知道,而你会让他成为一个好人。”


约翰点了点头,他不知道雷斯垂得说的对不对。但他们现在确实有一致的目标,他想要和夏洛克一起活下去。


 


约翰之前只从远处看到过雪林福特的塔尖,事实上它被赋予了优美的外型,塔门上甚至还刻上了细致的花纹。可是一想到这座塔的主人,约翰就无法对这个地方喜爱起来。他推开大门前雷斯垂得果然为他套上了侍卫的盔甲。而大门的后面是一条螺旋型的长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在长梯的尽头。约翰迎难而上,雷斯垂得和他的人紧从其后。


当约翰的脚踏上被画上所罗门之星(1)的地板时,一个让他永生难忘的声音说道:“约翰,我只见你。”


约翰向身后的雷斯垂得点了点头,然后走向被囚禁的欧洛丝。她就被困在铁栏栅后面,穿着一件亚麻色的睡衣,苍白得像鬼魂。


“我就说我们很快会见面。”欧洛丝笑了笑,“夏洛克对你诚实了吗?”


约翰听着,皱起了眉,“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夏洛克。”


“可你在杀死他﹗”


“噢,他会好起来的,只要你把属于他的东西还给他。”


约翰闭上了眼,他知道欧洛丝说的是什么。


“对了,约翰,是他的心。你把它占得太久了,是时候把它交出来。”


“他不会爱你。”


欧洛丝突然尖声地笑了起来,“我并不要他的爱,我只要他一直在这里,在我看得到的地方。”


“既然这样,你不会真的杀了他。”约翰强自镇定地说。


“我会的。那至少我还能得到他的灵魂,而你除了那个破心脏什么都得不到。约翰啊,我现在就能看到,夏洛克的心就长在你的心脏旁边。”欧洛丝接着叹了口气,语气冷淡地说:“它们长在一起了,就像它们本来就是一体而生的。真是可爱,对不?”


“我和夏洛克会一起活下去。”约翰说,可是连他也不相信自己的话。


而站在他对面的欧洛丝坚定地摇了摇头,“只有一个,约翰。这次由你来做选择,活下去的是你还是夏洛克?”


 


TBC


 


(1)所罗门之星:六角星,又称戴维之星﹑希伯莱之星﹑所罗门封印等等。


-----


我已经走在幸福的路上了,和我一起冲刺吧OuOb


这么勤快,给自己一朵小红花❁。

评论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