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进一个大坑

【BBC Sherlock】一千零一夜 (HW//22)

更新频率已经高到离奇!!!!

眼睛:

//一千零一夜AU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雪林福特顶楼的房间里弥漫着诡异的宁静——约翰能听到自己吞咽时喉咙发出的声音,还有他呼吸的当儿身上的盔甲轻微碰撞的金属声响。


而欧洛丝看着约翰,脸带微笑,就像以他的恐惧和不安为乐似的。


接着她说:“别耍小聪明,”她勾起了嘴角,“尽管你的小聪明可以取乐我。然而我可以毫不含糊地向你宣布:『夏洛克的心就是解除诅咒的解药』。物归原主是你唯一可以做的,约翰。”


约翰沉默地点了点头,“你认定我不会……不会为了夏洛克去死。”


“贪生怕死并不可耻。”


“假如我会呢?”约翰问,蓝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欧洛丝。


“赞美你,约翰。如果你这么做了肯定是因为你洞悉死亡才是凌驾于万物之上的永恒。我愿意在你的葬礼献上赞美诗,我喜欢诗。”——这就是欧洛丝的盘算,不管约翰的选择是什么,从此他都会远离夏洛克。


“可是你真的会吗?”欧洛丝问,歪了歪头。


约翰凝视着她聪慧神秘的眼睛,感到一阵恍惚。接着欧洛丝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一把匕首,它的把手镀上了一层黄金,上面还镶着一颗颗红玛瑙。欧洛丝的手晃了晃,刀尖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银光。约翰知道这该有多锋利,而这正好用来把他的胸膛剖开,好减少他皮肉被切开时的痛苦。


“你需要它。”


约翰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说:“是的,我需要。”


“那你还在等什么?”欧洛丝说着,雪白的手臂穿过了铁栏栅。她松开握着匕首的手,匕首刀尖朝下坠落,随着“嗖”的一下声响直直地刺进了地板。


约翰一时间只是看着那在地板上抖动不已的刀锋,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过来,捡起它。”


约翰听从了那个声音的命令走向那把匕首,他觉得应当如此。


“——对。就在这里,约翰,物归原主。”


“……是的,物归原主。”约翰顺从地回应着,同时伸手想要把身上的盔甲解开了,这时一个声音大声地喊他的名字。


“约翰﹒华生﹗”


约翰的身形因为那记呼喊而晃了晃,就像被人从酣睡中唤醒一样。他回过头,只见雷斯垂德正奔向他。接着他按住了约翰想要动作的肩膀,把匕首夺了过来,“当”的一声扔了在地上。


这下约翰才彻底清醒了过来。


此时欧洛丝第一次显出恼怒的样子,向约翰问道:“你还要等什么?……对了,你可以回去多看看夏洛克痛苦的样子才做决定。”


约翰听到这忍不住向她大吼:“他是你的兄弟﹗”


“可如果他不是属于我的那就没有半点意义了。”欧洛丝说着眨了眨眼睛,“那还不如遂了杰利斯的愿。”


“你认识他?”在一旁的雷斯垂德被这个名字触动了神经。


“我见过他,他是个有趣的家伙。”


“那杰利斯的愿望是什么?”雷斯垂德问。


欧洛丝的眼珠瞥向了他,同时用最冷淡的语气说出杰利斯最恶毒的戏码,“Holmes kill Holmes。”


这是杰利斯埋下的最后的伏笔——让福尔摩斯自相残杀——那么,尽管他消失了,他邪恶的灵魂也会因此而被取悦。


 


当第一颗星星在天空上闪现时约翰和国王的侍卫正在回皇宫的路程上。夏日的傍晚本应只有淡淡的凉意,可打自离开雪林福特以来约翰却感觉如堕冰窖。雷斯垂德的马儿就在他的旁边,一如去程时的境况。


“会有别的办法的,约翰。”雷斯垂德说着,拉紧了手上的缰绳。


约翰沈吟半晌却想不出什么恰当的说话,最终只是说道:“谢谢你的好意。”


他确实感激雷斯垂德的好心,包括刚刚从欧洛丝的手中解救了他。可约翰还是不得不怀疑他的话。欧洛丝只用了一个诅咒就让福尔摩斯兄弟焦头烂额,他们真的还有其他办法吗?


这时雷斯垂德又说道:“只是——别愚蠢到听从魔女的话。我无法想象如果你就此死了夏洛克会怎样。好吧,说起来挺难以置信的……但是我觉得夏洛克爱你。就算不是,那大概也是他所拥有的,最接近爱的感情。”


约翰沉默不语。


但他知道这是正确的,因为这正是他此刻受苦的原因。


 


在皇宫那头夏洛克的苦难也没有结束。


杰利斯说过要把他烧毁——他做到了。夏洛克躺在床上,被高热折磨得神智不清。他感到体内的器官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火炬,它们旨在烧干他的每一滴血。除非他的生命走到尽头,否则火焰不会熄灭。


只有在魔女歌咏祷文时夏洛克才会感到好点。他清醒时才知道约翰不在这里,但他宁可如此,这总比约翰眼睁睁地看着他受苦好。尽管约翰上过战场,见过苦难,但这对任何人来说还是太残忍了。可是他转念又想到约翰不在这只可能是去了见欧洛丝,他无法不为此担忧。于是让他难受的事又多了一样。


约翰回到宫殿时夏洛克刚从昏睡中清醒过来。他还没来得及脱下一身厚重的盔甲就赶到了夏洛克的身边。


夏洛克看到他的样子,问道:“你去见欧洛丝了?”而他的声音听起来干涩沙哑。


约翰点了点头。


夏洛克从床单上支起身,用他现在能发出最大的声量说:“她说的话,你一个字也不要听。”


而约翰只是怔怔地看着他,“她说让你的心物归原主是唯一的解咒方法。”


“看在众神的份上﹗我们着实不需要相信她的话。或许她会折磨折磨我,但是她不会让我死的。”


“她还说你死了她还能得到你的灵魂,而我什么也得不到。”


“噢,约翰……”夏洛克重重地摇了摇头,然后握住了约翰的手,“答应我别听她的,”他说着吻了吻约翰的手背,似乎这样便能减轻彼此的痛苦。“我会没事的。而且我要你跟我一起好好地活着。”


约翰感受着夏洛克小心翼翼的吻,终于向他点了点头。


 


TBC


感觉大家都要来不及看了(没有的事),我决定要放缓一下更新速度(这真不是借口OmO)

评论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