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进一个大坑

【BBC Sherlock】一千零一夜 (HW//24)

结局在迫近,有多期待就有多不舍

眼睛:

//一千零一夜AU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夏洛克从燃烧的地狱里醒过来——


那是莫里亚蒂的所在地,是他和欧洛丝共同游玩的地方。那里有一切让夏洛克恐惧的事物,没有约翰,感谢众神,约翰不在这里。夏洛克听到燃烧的声音﹑崩塌的声音﹑还有莫里亚蒂的歌声。他唱着,就在他的耳边:


It’s raining, it’s pouring.Sherlock is boring ……(1)


夏洛克拖着燃烧的身体跑向远处的高塔。


I’m laughing, I’m crying ……


他不要命地跑着,穿过那条熟悉的螺旋形长梯,莫里亚蒂的歌声如影随形。


Sherlock is dying——


他到达了,高塔的顶层,可是他看见的并不是欧洛丝。


那里只有他毕生的宿敌,莫里亚蒂。他的脖子被项圈锁着,牢固地链在墙上。但是他依旧邪恶地张狂。


“克制。克制。克制——”夏洛克喃喃地说道,他需要忘记身上的痛苦还有他胸口上燃烧的洞。


莫里亚蒂看向他,勾起嘴角嘲笑他的痛苦。


“别拒绝它。”


“……拒绝什么?”夏洛克的背靠在墙上,他再也支持不住了。


“痛苦,”莫里亚蒂说着,走向夏洛克,“心碎,失去。”他几乎要碰到他了,“死亡,这没什么的,这些都很好啊。”


夏洛克疲倦地闭上眼,他和死亡只有一步之遥。


或许莫里亚蒂说的是对的,不要拒绝它。


“放手吧,夏洛克。为什么不?”莫里亚蒂游说着:“我打赌你会喜欢当个死人的。再也不会有人来烦你了。哈德森太太会哭,雷斯垂德会哭,还有约翰……他会泪流成河。噢,我最担心他了。”


躺在地上的夏洛克合着的眼皮轻轻颤动。


“你要让他失望了,夏洛克。不过没关系的,对吧?你总是这样的。由他去吧,尽管约翰﹒华生现在非常危险——”


夏洛克睁开了眼,他挣扎着从肮脏的地板上爬了起来。


“喂。我们说好了的吧,夏洛克——”


夏洛克摇晃着站起身,他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这里不是他的归宿,绝对不是。他把莫里亚蒂的声音抛诸脑后。


摆脱他——


夏洛克再次睁开眼,这次他真正地醒了过来。他知道是真的,因为麦克罗夫特憔悴的脸就在他眼前,他对他说:“欢迎回来,弟弟。”


 


夏洛克知道自己在哪里,他的寝殿。这里没有莫里亚蒂,也没有欧洛丝,他正安安稳稳地躺在他的睡床上。而且——感谢众神——他再也感受不到被诅咒燃烧的痛苦了。取而代之,他感觉到一阵从未体验过的脉动从他的胸口传过来。


夏洛克马上意识到了,他瞪着眼,惊恐地问道:“约翰呢?约翰在哪里?”


“冷静点,夏洛克。”麦克罗夫特按着他的肩膀说。


“告诉我他在哪里﹗”


“他还活着。”


“……还活着?”


约翰﹒华生现在非常危险——


“让我见他。”夏洛克说着从床上爬了起来,他的心口随着动作传来剧痛。他摸向那个包扎好的地方,曾经梦寐以求的心跳此刻成为了让他无路可逃的阵痛。


“你需要休息。”麦克罗夫特顽固地挡在夏洛克虚弱的脚步前面。


然而夏洛克没有后退,他佝偻着身体,低声地说:“让我见他……求你了,哥哥。”


这时一只手稳稳地扶住了他,夏洛克下意识地想避开,可是那个声音却严厉地说:“你敢推开我试试看,夏洛克﹗”是雷斯垂德。


夏洛克没有再拒绝他的帮助。他只是抬起头,看着他的兄长。麦克罗夫特被那双灰色的眼睛盯住,终于他叹着气向他们摆了摆手。雷斯垂德搀扶着夏洛克离开了他的寝殿。


 


约翰就被安置在离他寝殿不远的另一个睡处,他身边侍候着的仆人在夏洛克到达后就离开了。


夏洛克拖着脚步,坐到约翰的身边——约翰合着眼,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夏洛克看着他,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说道:“……瞧你干了什么蠢事,约翰?”


约翰沉默着。


接着夏洛克轻轻地掀开他的被子,他的胸口像自己一样已经被包扎好了。他的手指摩沙着约翰胸口上没有被覆盖着的皮肤,他的手指发颤,不敢越雷池半步。因为他知道那有多痛,他感同身受。


“这是谁干的?”夏洛克问站在他身后的雷斯垂德,“是谁允许他——”


“是他自己,夏洛克。”雷斯垂德回答的同时别开了眼,因为他不忍心,“……是他自己动的刀。”


背着他的夏洛克发出了一下疼痛的嘶声。


雷斯垂德回过头看他,夏洛克整个人像快要碎掉一样在颤抖。


“他喝了你的魔药,在他动手之前。那救了他一命,或者他——”


“他们怎么说?”


雷斯垂德吸了口气才说:“他很虚弱。你们的心脏已经连在一起了,把它取出来等于是……”


“要了他的命。”


“……他不一定能醒过来。但不管如何,他还活着。我们还有希望。”


夏洛克没有说话,他安静了一会才说道:“出去吧。”


雷斯垂德点了点头,离开了他们。


等雷斯垂德的脚步声完全消失了,夏洛克便低下头吻住了约翰。


他贴着约翰的嘴唇说道:“你必须醒过来。你答应过我的,约翰。我们的船已经准备好了,现下就等你了,听到吗?”


约翰安静地听着。


“我知道你能听到的。”夏洛克伸手捧着他白晰的脸,“我知道你能,就像我之前能听到你说的话一样。所以,快醒过来吧。你要是敢言而无信的话——我会诅咒你的,约翰。我会缠着你一辈子,哪怕你死了,不管你去天堂或是地狱,你都摆脱不了我。”


夏洛克说着,一滴温热的水滴落在约翰的脸上。他马上把那湿润的东西拭走了,“……你这个蠢蛋,你当然会去天堂。那么……我也会当一个好人。听着,我答应你了,我会做一个好人,或者其他任何你希望我做的蠢事。醒来吧,约翰……你赢了。”


约翰还是静静地睡着。


“求你了。醒来吧,来听听看我的心跳,我不再是没有心的怪物了。


这都是多得约翰——夏洛克冰冷的心一定是被约翰的心血浸热了,所以现在他才会这样多愁善感,所以他才会如此悲伤。


夏洛克低声地请求着,然后亲吻约翰的额头,“醒来吧,我爱你。”


 


TBC



(1)大量剧情来自S3E3“His Last Vow”。





评论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