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进一个大坑

【BBC Sherlock】一千零一夜 (HW//25)

😔

眼睛:

//一千零一夜AU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三天后,麦克罗夫特为约翰举行了葬礼。


那天本该是个好日子,午后的天空清澈得像小孩子的眼睛一样一望到底,野外新鲜的风里还有青草的腥味以及雏菊的馨香。


然而他们却要在这个好日子为一个好人送葬。


约翰的墓碑就立在离皇宫不远的一处野地上,如果夏洛克愿意的话,他还能从他宫殿的窗口看到这片土地——可是他不愿意——他不愿意参加约翰的丧礼,不愿意看约翰的墓碑一眼,他就是不愿意承认约翰﹒华生就这样死了。


所以,约翰的墓碑上只有他的名字,并没有夏洛克留给他的片言只语。它孤零零地立在地上,只有这块灰蒙蒙的石碑见证他彻底凋零的生命。因为那个爱他以及为他所爱的人不在这里。


可是麦克罗夫特来了,他披上皇袍,带上冠冕,代替他的弟弟把他的爱人送葬。约翰可从未想过,那个他在战场上宣誓效忠的一国之君会成为为他的生命画上句点的人。可是他一生里无法预料的事已然太多,就从他遇上夏洛克的那一刻开始。


哈德森太太也去了,她穿着她唯一一件的黑色礼服,哭得双眼都肿了,就像约翰是她的亲生儿子一样。


雷斯垂德走到她的身边,搂紧了她的肩膀试图安慰她。哈德森太太把头挨在他的身上,流着泪说:“这太残忍了,不是吗?他可是夏洛克唯一的……唯一的……”


约翰把夏洛克的心还给他,同时也把它埋葬了。


“他会熬过去的。”


哈德森太太摇了摇头,“我不确定。”


“他怎么了?”


“他……他看起来好好的。可是这更让人害怕了,我宁可他大哭一场。”


这时站在不远处的麦克罗夫特说道:“他不愿意来,他认为约翰﹒华生还活着。”


“这是真的?”雷斯垂德问,他不敢相信那个曾经以理智为信仰的人会沦落至此。


“昨天我把葬礼的事告诉他了,他对我说:『赶紧停止这恶劣的玩笑吧,约翰不就在我的身边吗?』”


 


哈德森太太到达夏洛克的宫殿时,她的双眼还未消肿。那时夏洛克正坐在正殿的长桌前,他又一头栽进他的小实验里,就像约翰第一晚来到这时一样。


哈德森太太打量着他的模样,颤颤惊惊地走上前向他招呼道:“嘿,亲爱的男孩。”她的声音还在发颤。


夏洛克听到她的声音,只抬眼看了她一下,问道:“你出席了谁的葬礼?”


哈德森太太踌躇着,支支吾吾,却终究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接着夏洛克便自顾自地说:“今天是个适合送葬的好天气,温暖,阳光明媚。那些负责挖土的人会感谢他的,毕竟干燥的泥土好挖多了,又可以避免沾上一身泥泞。总的来说,那个人总算是死得合时——”


“够了﹗夏洛克﹗”哈德森太太再也忍受不了,她用尖锐的声音打断了他。


夏洛克瞇着眼睛打量她好一会,才说道:“你生气了。为什么?因为那个人的死亡太来得突然?以致你仓促得没有时间为自己的礼服熏香。他是个年轻人,所以你才——”


“噢……夏洛克,求你了,”哈德森太太说着,痛苦地扶着额,“看在众神的份上,别再说了。”


“那个死了的人是谁?”夏洛克问。


哈德森太太犹豫地看着他,却还是没有勇气把那个名字说出来。


“好吧。”夏洛克看着她迟疑的样子耸了耸肩,“我并不真正关心。我只是想说——如果你还有心情的话,清理一下我的寝殿。只是动作放轻点,约翰还在睡。”


“夏洛克﹗”哈德森太太因为他的话低呼了一声,可夏洛克不再看她,他只是低下头继续整理手上的东西。


“对了。今晚的晚餐安排牛肉,约翰想吃牛肉。”


“众神啊……夏洛克,你还好吗?”


夏洛克只“嗯哼”了一声,没有再理她。


哈德森太太感觉自己的脑袋像被重重地敲了一下般头脑发昏——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人还是那个聪明又骄傲的夏洛克。不。他只是个被画上王子模样的木偶,上演着王子钟爱的剧目。


隔了许久,哈德森太太终于鼓起了勇气走到夏洛克的寝殿。


那张床上果然空无一人。


 


这天新鲜的风甚至吹进了雪林福特被铁栏栅锁着的小窗户里。欧洛丝好久都没有过这样的好心情了,并不是因为约翰死了,而是因为夏洛克会来。她知道夏洛克肯定会来的,他会恨她,对她生气,但是他不会走了,就像从前一样。


这天她一直在等着,傍晚的时候,她终于听到了从长梯那边传来她喜爱的脚步声。


夏洛克来了,可他并不是她料想的那个样子,他看来好好的。欧洛丝本以为夏洛克喜爱约翰﹒华生还是比那只小宠物多上那么一点点的。然而现在看来,事实并非如此。


“嘿,哥哥。”欧洛丝在栏栅后愉快地向夏洛克打招呼。


而夏洛克向她点了点头,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


欧洛丝歪了歪头看着他一会儿,然后问道:“你不生气吗?”


“我为什么要生气?”


欧洛丝眨了眨眼,“因为约翰﹒华生死了,你喜欢他,不是吗?”


此时夏洛克竟然大笑起来,他笑了好一阵子才说道:“我知道你总想惹我生气。可是这次不,我们都知道这不是事实。”


“麦克罗夫特今天把他下葬了。”欧洛丝说。


夏洛克听着,皱了皱眉:“这是个下流的恶作剧。我对于麦克罗夫特为何参与此事没有半点兴趣。”


欧洛丝盯着夏洛克的睑,沉默了好一会,才又问道:“你在骗我吗?”


“这次没有。”


于是欧洛丝又冷冷地重复道:“约翰﹒华生死了。”


“他没有。约翰和我一起来这里,他就在外面等着我。”


“如果他活着,他为什么不跟你一起进来。”


“是我让他在外面等着的。”


“为什么?”


“因为我是来跟你道别的。”


这时欧洛丝再也忍不住了,她苍白的手握紧了栏栅,向夏洛克大喊起来:“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你不会走的﹗”她说着,用力地摇晃她的牢笼,“约翰﹒华生已经死了﹗”


夏洛克摇了摇头,竟然用一种同情的眼光看她。


“我说的都是真的,约翰就在外面等着我。”


欧洛丝看着夏洛克的样子,过了一会开始怔怔地流泪,因为她知道夏洛克从来骗不过她,“你疯了,哥哥……我并不想这样,我只是想你留在这里,和我在一起。”


这时夏洛克又摇了摇头,“约翰让我变完整了,我再也没有留下来的理由。”


欧洛丝听着他的话,整个人瘫软在地上。


她跪着,乞求道:“求你别走,别留下我一个,”她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求你相信我,约翰﹒华生已经死了。”


“不。”夏洛克坚定地否决了她的哀求,他说:“我和约翰一直在一起。”


 


TBC


本周六或日终章

评论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