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进一个大坑

闹鬼Ⅱ:玫瑰之战 8(上)

口罩:

 周更


8.


Everett提着行李走出221B,出租车已经等在门口。Sherlock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站在车旁,见他出来,走上前,接过他的行李。Everett瞧他把行李箱装进后备箱,走回来,又为他拉开一侧车门——一个坏脾气却温柔至极的人,真是有趣。


他俩上了车,Sherlock掏出手机,他低着头按了几下,便把手机收回口袋,靠在后座上,侧过头望向身边的人,“你想说什么?”


Everett故作随意地看向车窗外,“没有。”


“需要我指出你有话想说的十二种身体表现吗?”


Everett翻了个白眼,却难掩笑意,“你真的很烦。”


“但你喜欢。”


Everett猛然转向他,脸上漫起一阵热意,他尴尬极了,“我没——”


Sherlock不在意地摇摇头,“这很正常,介于你我复杂的关系,你不用强迫自己对我没感觉,我也一样。我和Stephen Strange分享着同一套DNA,我不会假装自己可以对你无动于衷。”


骤然听到这样的回答,Everett毫无心理准备,他盯着Sherlock,对方同样回视着他,目光冷静而深邃,Everett的心好像落在一片柔波之中,沉沉浮浮。他重新别过头,看向车窗外,伦敦正在他的视野边缘匀速退去,“你错了,他不爱我。”


Sherlock发出一声粗鲁的哼笑,“别开玩笑了,他当然爱你。”


Everett为他这种轻蔑的态度愤怒,就因为他和John Waston彼此深爱,就想当然以为每一个宇宙都是属于他俩的童话故事。不,他妈的,没有,不存在的,在这里只有一对怨偶,相遇是错,别离难堪,互相算计,欺骗,丑陋不堪,怎么配的上你们伟大的爱情?


“那他一定是太爱我了,才抢走你的John,毕竟来找我还要坐飞机。”Everett讽刺着说,可惜话说得太恶狠狠,讽刺薄薄,倒是充满了酸苦之气,Everett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Sherlock却并没有伺机回击,他探究的目光落在Everett身上,评判道,“我原先以为你比John聪明,是我高估了你。”他不等Everett反应,就下了结论,“我会证明给你看。”


“我是个蠢货?”


“Stephen Strange爱你。”


于是,Everett彻底闭嘴,不想和他说一句话了。


 


 


到了机场,Sherlock去办登机,Everett拎着行李去买咖啡。意外地遇到了Louise,她站在一家咖啡吧门口,穿着毛衫,从袖口里伸出一截细细的手指,捧着咖啡,鼻子发红。她也看到了Everett,惊讶地睁圆了眼睛,”Mr Ross!”


Everett走上前,“好巧,你要去哪吗?”


“我送……”Louise慌乱地松开一只握住咖啡的手,胡乱指指,“我送人。”


Everett点点头,并没有想要深究。但Louises突然说,“其实是我男朋友……前男友,我来机场送他,他去……离开了,他申请了去日本工作。”


Everett看她说着话同时眼眶已经红了,“你还好吗?”


Louise用手背在脸上胡乱擦过,“是……是的,我想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了……”她没能顺利地说完整句话,但她努力不让眼泪落下,她吸着鼻子,想要试图转换话题,她也不希望每次留给Everett的印象都那么糟糕,“Mr Ross你还好吗,一切顺利吗?”


Everett耸耸肩,“我想也糟不到哪里去。”


Louise仔细观察Everett,他的眼袋仍旧很深,气色也不怎么样,但他一直紧绷的神情消失了,看起来松快了不少,“我希望你一切都好,我们都希望你能早点回来。”


Everett点点头,他正要回答,看到Sherlock大步向他走过来。Louise注意到他的目光,转过身,她惊讶地看着迎面而来的高大男人,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Louise从没有被人这么看过,那双眼睛丝毫不带感情色彩,那感觉就像面对镜头,要把她一举一动都摄入其中,她畏惧地错开了视线,背过身,重新看向Everett。


Everett敏锐地上前一步,把她藏在身后,对Sherlock说,“我没买到咖啡。”


“看出来了。”Sherlock收回视线,瞥过他空空的手,“不指望你能做什么。”


Everett皱眉,知道Sherlock又开始犯浑,他转过身跟Louise告别,“我先走了,保持联系。”


Louise点点头,她望着Everett,突然倾身抱住了他。Everett被动地抬手环住女孩单薄的背,他听到她在他耳边说,“他不是个好男友,Mr Ross。”


Everett不太确定她指的是她的前任,还是面无表情杵在一旁的Sherlock。


“保重,Mr Ross。”


“你也是。”


Sherlock不耐烦地催促他,Everett只好歉意地对Loiuse点点头,赶紧跟上Sherlock。


“你对谁都这样吗?”Everett忍不住说,“从国王到女孩。”


“对你就不是。”Sherlock理所当然地回答,“他们不重要。”


Everett哑口无言。


 


 


过 安  检 的时候,Sherlock先一步走进去,Everett还等在黄线之外。突然,他听到了一阵喧哗,Everett循声望去,许多人在往一个方向跑,他急忙看向Sherlock,门内的Sherlock也望向他。


此时广播响了。


机场内发生突 发 事 件,请所有乘 客按住指使行动,不 要 惊 慌……


Sherlock忽然向他奔来,Everett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拽过过黄线。他往前迈步的刹那,身后的队伍就乱了,人们开始往里挤。Sherlock伸手夺过Everett的手提箱,拎在手里,另外一只手紧紧牵着他,快步向前。后知后觉的警  察开始上前阻拦,人群像涨潮的水一样汹涌地从后卷上来。有个高壮的男人凶狠地用肩膀顶开身边的人,向前扑来,他重心不稳,伸手勾住Everett的夹克外套,Everett被他扯得向后倒去。Sherlock用力把Everett拉回自己身边,侧身把他护在胸前,那壮汉被他挡得踉跄了一下,站稳了,正要开骂,Sherlock回过身猛地一拳砸在他脸上,“别碰他!”


男人倒在地上,Sherlock看也没看他,他把Everett揽在怀里,推着他往前走。他们很快穿过混乱地带,到了候机室,Sherlock才松开他,“你还好吗?”


Everett抬头看他,Sherlock脸色苍白,嘴唇发青,额前都是汗水,“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


Sherlock摇摇头,他把手提箱还给Everett,“我去卫生间。”


Everett接过手提箱,目送Sherlock快步走向卫生间,他的肩膀紧绷,全身的肌肉都僵着,身体往前倾,抬脚之间都有停顿。不对劲,Everett跑上去,搀住他,Sherlock想要甩开他,“我没事。”


“闭嘴。”Everett用身体支撑着他,“我不是傻子。”


Everett扶着他走进卫生间,Sherlock的胳膊搭在他肩膀上,再也无法站立。Everett让他靠在洗手池边沿,Sherlock一手撑着洗手池,一手摸索着大衣口袋,无法忍受地抬起头,苍白的脖子在日光灯下青筋凸显,他喉头动着,不停吞咽,恐怕自己会忍不住呻吟出声。


Everett按住他在大衣里摸索的手,“你要找什么?”


“烟。”


Everett没说什么,把手伸进Sherlock的大衣内衬,丝质衬衫温暖着他的手背,他很快找到了烟和偷藏的打火机。他把烟叼进嘴里,点燃了,再递给Sherlock,男人用嘴含住,喷出淡淡的烟雾,汗滴在Everett的手上。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看到他俩,愣了愣,“这里不能吸——”


“滚出去。”Everett呵斥他,Ross探员凶暴的样子还是能吓到一般人的。


Sherlock看到那人立马溜了,微微动了动嘴角肌肉,但马上被一阵新的疼痛击中,发出轻咝。Everett解开他的大衣,这一次Sherlock没有阻拦,Everett小巧的手把他压在皮带下的衬衫揪出来,紫罗兰衬衫那一块已经变成烂熟的玫瑰红。Everett喉头发紧,他轻轻把衬衫往上掀起,Sherlock的腹部伤口完全绽开了,随着他起伏的呼吸,血不断渗出来。


Everett眨了眨眼睛,视野已经模糊,他赶忙抬起手,擦过眼睛。Sherlock却已经看到了,他摇摇头,“没事的。”


“我不知道你管这样叫没事。”Everett激动地说,声音已经哽咽了,“你会死的,你这个白痴,你会感 染,会死掉,我见过——”


Sherlock把烟按灭在洗手池边沿,他空出的双手按住了Everett的肩膀,“深呼吸,Everett,深呼吸,我没事的。”


Everett用手背揩过眼睛,他从墙上扯下纸巾,小心地为Sherlock吸去周围的血,但不敢碰触核心的伤口。


Sherlock自己从口袋里掏出 药 剂,他看到Everett紧张地瞪着他,解释,“实验 室 特 殊 品,比不上美国队长 的 血 清,但能让我好过一阵子。”


Everett见他掰开玻璃瓶,仰头望嘴里倒,接着转过身,拧开水龙头,把脸浸在水里。哗哗的水流中,Sherlock抬起头,他额前一的小簇卷毛湿哒哒地伏贴着,他脸上已经白得发青,跟死人没差别,只是眼神依旧清明,他望着镜子里的Everett,微微眯眼,“别露出这种表情,我还得费心安慰你。”


“这伤口是这么回事?”


“说来话长。”Sherlock小心地处理腹部的位置,血果然如他所说凝住了,看样子疼痛也渐歇,他有余力整理仪容,“我们应该上飞机了。”


“你不能这样去卡玛泰姬,太危险了。”


Sherlock从镜子里望着他,“现在轮到你来教我怎么做了?”


Everett坚决地说,“我拒绝。”


Sherlock没说话,他洗干净手,把衬衫扎好,扣好大衣,才转回身。他一步步走到Everett面前,卫生间灯光中,他的眼睛呈现出难以辨明的色彩,“我猜你还不明白,Everett Ross,我是来带回John的,除此之外,所有的一切,我都不在乎。我需要你为我找到他,你是我最重要的筹码,如果你拒绝,我会把你绑上飞机,Stephen Strange会做的事情,我也一样会做。”


 


TBC


 


下章还是傻洛克和玫瑰,以及没错又是奇奇的默默然跑到机场捣乱了……



评论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