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进一个大坑

闹鬼Ⅱ:玫瑰之战 8(下)

口罩:

把第八章完结掉,然后下周再更新了


8.


 下了飞机,还要坐二十多个小时的车子才能到达卡玛泰姬。没有Stephen的魔法,免不了舟车劳顿,Everett很担心Sherlock的身体。Sherlock却满不在乎,“我在塞内加尔拖着伤腿跑了三天三夜,还遇到了狮子。”


Everett闭紧嘴生气,不给他吹嘘的机会。


“……不过代价是我现在得用义肢行走。”


Everett立即看向他的脚,Sherlock的长腿包在西装裤里看不出异样,“是哪只?”没有等来回答,Everett抬起头,却不期而遇一个得逞的笑脸。这个混蛋!Everett气得想要骂人,却最终绷不住嘴角上翘。


 


他们简单吃了东西,就坐上Sherlock提前预定的车。Everett查阅着手机上伦敦的新闻,媒体称机场的混乱原因还在调查,有一位女士受伤,但没有生命危险,没有透露她的身份。Sherlock见他脸色凝重,心中明白,“你担心你的朋友。”


Everett拨通了Louise的电话,电话转了语音,他想了想,又给Una打了电话。Sherlock抱着手臂,仔细听Everett通话。


“果然是她。”Everett挂了电话,眉头紧锁,“他们现在怀疑是针对神盾的行动。”


“你怎么想?”


“她只是后勤部下一间资产处理公司伦敦办事处的小职员,入职不到1年,我不觉得伤害她有什么意义。”Everett摇头,“况且在机场这样 敏 感的地方,说意外更讲得通。”


“在机场送完男友去咖啡厅买一杯咖啡恰巧遇上了倒霉事,听起来的确很像意外,但不只是这样。”


Everett明白他的言下之意,“她遇到了我……你是说针对的是我?”


“你可不只是一间资产处理公司办事处的小职员,Ross长官。”Sherlock似笑非笑地瞥过他,“我倒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刚才说果然是她,为什么,你怎么凭着新闻判断受伤的女人是她。”


Everett诧异他怎么会关注这样的细节,他回想刚才看到新闻,斟酌着说,“新闻里完全没有说伤者的信息,我想这是打过招呼的,不然媒体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我不得不怀疑跟神盾有关系。”


Sherlock听了,摇头,“你只是在回答我的问题。”


Everett不懂他的意思,但Sherlock不再说话。他闭上眼睛,把脑袋靠在椅背上,从Everett的角度能看到他眼睛下薄薄的皮肤泛出一层青灰色,他很累,而他们的旅途才刚刚开始。


 


 


Everett再次醒来,是被撞醒的。Sherlock倒向他,Everett连忙扶住他,手碰到他的刹那,就心头一跳,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男人身上的热度。Everett一边支撑住他,一边焦急地倾身向前,拍着司机的座椅,“还有多久我们才到?”


司机转过头,呜里哇啦对他一顿喊,Everett一个字也听不懂。


他无奈地坐回去,Sherlock已经完全躺倒在他大腿上,Everett把他额前的小卷毛捋开,把手背贴在他的额头上,感觉能煎鸡蛋了。


“拜托,拜托……”他慌乱地用胳膊环住他,“Sherlock,你能听到我吗?你感觉怎么样?”


Sherlock难受得皱起鼻子,颧骨上绯红一片,他细长的眼睛睁开一条缝,发出含混不清的嘟囔,“John……John……”


Everett轻轻拍他的脸,“难受吗?”


“……你是个医生。”神志不清的Sherlock赌气地胡言乱语,“糟糕的医生,John,我好难受。”


Everett心像被揪住了,此时他多希望自己是John,再糟糕的医生也能做点什么。他从口袋里翻出手机,用藏 语拼出医院,示意给前座的司机。


司机转过头看到倒在后座上的Sherlock,比出了OK的手势。


 


 


凌晨2点,他们的车到了一座低矮的平房。司机跳下车,急急忙忙去拍门,院子里的狗叫起来,很快灯亮了,披着棉衣的男人把门从两边打开,趿拉着鞋子和司机一起疾步而来。Everett从车上下来,冻得牙齿打颤,但他顾不上冷,忙和几个当地人一起把Sherlock抬出车子。


他们架着他进了平房,这里看起来跟医院根本是两回事,除了长椅边摆着两三支点滴架,半点和医疗不相干,墙上供奉着神龛,狗在人们腿边蹿来蹿去。看起来是主人的人把Sherlock放平在一张又窄又短的床上,Sherlock穿着皮鞋的两只脚都伸出床沿。他们用当地话讨论着,脱去他的大衣,捋起袖子,Everett眼睁睁看他们把输液器插进去,Sherlock一点反应也没有。


有一个男人拍拍他的肩膀,Everett仓惶地望向他,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对方在和他说话,说的还是英语。


“别担心,他会好起来的。”


Everett茫然地点点头,他没注意到人们何时散去,在这间昏暗的小诊室里,只剩他守着昏迷的男人。他为Sherlock脱去鞋子,把他摆成更舒服的姿态,然后盖上被子,Sherlock呼吸很沉,鼻息都是烫的,Everett蜷曲食指轻轻刮过他的睫毛上的水珠,沿着热烫的颧骨划过,小心地把他堆在耳边过长的卷毛理顺。


Sherlock在睡梦中皱眉,呓语,“John……”他伸手握住Everett的手,滚烫的手掌把烦扰他安眠的小手包住。


“yes。”Everett轻轻回答,此时此刻,他终于不得不承认他和John是同一个人。


 


 


Sherlock看到了雪山。厚重的云层被风驱散,阳光从苍穹上如剑刺下,在雪山顶划开一道横亘万里的线,把光明的一面展现给世人。


John从他身后走上前几步,双手举过头顶合十,似乎想要膜拜,却又转回头,笑着问他,“我做得对吗?”


他被他笑容晃到眼,傻乎乎地点点头。


John便重新面向雪山的方向,这次他很虔诚地礼拜,嘴唇无声开合。


Sherlock走上前,他好奇他在祈求什么。


John微微一笑,并没有告诉他,他伸手拉过Sherlock,“我以前不相信这些。像我这样的人,从来只相信自己,但你改变了我,我怎么会遇到你?”


“我该是赊了多少未来的好运,才让我遇到你,Stephen。”


 


 


Sherlock倏然睁开眼睛,他只花了3秒就让自己的超级大脑高速运转起来,他很快判断了当下的情况,然后望向靠在床边蜷缩成一团的Everett,他抱着膝盖身体倒向一侧,睡成一只刺猬。


Sherlock弯了弯嘴角,他伸手拔掉了手背上的针头,从床上坐起来。Everett立刻醒了,他搓了搓眼睛,瞪着他,“what?”


Sherlock把大衣披上,“你可以再休息一下。”


Everett已经站起来了,他揉着腰,转着脖子,舒展身体,“你更应该再休息一下,你确定你还能走?”


“我跟你说过我和狮子的故事了吗?”Sherlock转头望向他,直到两个人都笑起来。


他们付了诊疗费,花了一个钟头终于进入卡玛泰姬。过了早祷,还没有到午祷,神城街道上并没有什么人,偶尔有旅行者背着背包拄着手杖从他们身边走过。


“你能找到圣殿吗?”Sherlock问。


Everett摇摇头,“没有Stephen领路,根本找不到入口。”


“没关系,我也不觉得他会在那里,更不可能把John藏在那里。”


“那我们现在去哪?”


Sherlock理所当然地说,“旅店。”


他们去了上次“蜜月”住过的旅店,老板眼神“很好”,用很当地的英语和Everett打招呼,“又和男朋友来玩啊?”


Everett尴尬地轻咳,“两间房。”


“两间房?”旅店老板望向一旁的Sherlock。


“一间就够了。”Sherlock回答。


老板露出这就对了的表情。


Everett假装看不懂老板的表情,等到他转身去拿钥匙,他立刻对Sherlock龇牙咧嘴。


Sherlock没有理他。他谢了老板,拎过Everett的包,亲密地揽着他往楼上走。


 


 


一进房间,Sherlock就四处检查了一番,Everett跟着走进来,杵在房间中央,一副不肯就范的样子。Sherlock检查停当,在沙发上坐下,他用下巴指向床的方向,“你睡一会儿,我守着你。”


Everett气势汹汹地瞪着他,“你到底搞什么鬼?”


“你忘了机场的事情了吗?我不能让你离开我的眼皮底下。”


这确实是一个理由,但Everett直觉Sherlock在撒谎,他不依不饶地瞪着Sherlock,“别把我当傻子。”


Sherlock修长的手指在沙发扶手上敲了敲,突然说,“你有没有想过他一直注视着你?”


“谁?”Everett脱口而出的同时已经意识到Sherlock指谁,他马上说,“不可能。”


Sherlock没有反驳他,他沉吟道,“我还没有办法很好地理解魔法的运作机制。那好,不提魔法,这里是他的领地,我相信他不会不知道我们来到这里,就算他不在此,也有很多耳目为他传递消息,猜猜他会怎么看你和我在一起,如此亲密。”


Everett终于明白他要做什么,他觉得这主意荒唐而残忍,“你觉得他会在乎我?你认真的?”他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步,脑子里像钻进了一万只马蜂,他猛地飞起一脚踹在床上,床被踹得歪得老远。Everett冲向Sherlock,极力控制也没有办法压低自己的声音,“他从来没有爱过我,你到底明不明白,我从一开始就是你亲爱的John Waston的替代品——没错,他亲口对我说的!”他用食指用力点着自己的胸口,“你看不到吗?看不到我变成什么样了吗?我什么都没有了,失去了工作,滚出纽约,因为过度呕吐食道灼伤,每天要吃五种抗抑郁药……如果他对我哪怕有一点留恋……”Everett扬起下巴,深呼吸,不断告诉自己不要这样,不要这么难堪,不要把自己扒得精光,什么都不剩,“你舍得吗?你舍得这样对你爱的人吗?”他望着坐在那里的男人,感觉自己像被浪涛卷着的海豚一头撞在礁石上,浪退去了,粉身碎骨,骨肉一片片遗留在沙滩上,暴露在阳光中,散发出腐败的味道。这就是他现在的味道,死去后的味道,他闻不到吗?这个男人闻不到吗?


眼前一片模糊,他看不清Sherlock,他也不知道自己居然在笑,“我对他也好,对你也好,都不过是John Waston的替代品,我只是不小心卷入你们之间战争的炮灰,你放过我吧。”


眼泪终于无可奈何地落下,Everett伸手捂住眼睛,他不知道Sherlock什么时候从沙发上站起来,直到被Sherlock环住,Sherlock温暖的手指穿梭进他细软的短发,不顾他的抵抗,把他按进怀里,“你不是。”


他低沉的嗓音从Everett头顶传来,Everett终于无法控制地发出一声破碎的呜咽,Sherlock更紧地拥住他,“你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你是独一无二,在所有宇宙独一无二的EverettRoss。”


Everett不断摇头,Sherlock张开手掌捧住他的小小的下颌,迫使他由他掌控,Everett的眼泪沾湿了他的手心,“看着我!Everett,看着我!”


Everett抬起头,透过眼泪看向面前的人,他是那么熟悉,他的味道,他拥抱自己的姿势,他手掌支撑住自己背部的力道,他呼吸拍打在他唇瓣的节奏,他看向他无尽的目光,他都记得,阳光从窗格子里透进来,他们拥抱着慢慢转圈,喝了半瓶的香槟被踢到在地,Stephen把下巴搁在自己肩膀上,他被他抱在怀里,他矮一点,要踩在他脚背上才能支撑住那男人强壮的身躯。


他们都喝多了,都很热,可是没人愿意松开怀抱。Stephen低低的哼着歌,Everett昏昏欲睡,却不想把爬在男人宽宽肩背的手滑落,他希望这样一直抱着,摇摆着,傻乎乎着到永远永远。


“我恨你。”Everett的眼泪漫出眼眶,“Stephen。”


他踮起脚尖,不顾一切地把嘴唇压在Sherlock的嘴唇上。Sherlock放任着Everett的沉迷,他把他更用力地揽进怀里,弓起身配合他,眼神却没有一丝情愫,他微阖眼皮,目光幽暗。他一边吻着Everett,一边在心里数着数,1,2,3,4,5——


突然之间地面开始摇晃,Sherlock早有准备,他抱着Everett往前一扑,床接住他俩的瞬间,头顶的吊灯砸了下来。


Everett被Sherlock护在身下,已经清醒过来,“地震?”


他语音未落,整间屋子都剧烈地晃动起来,墙上挂着的唐卡落在地上,床头的台灯翻倒,天花板上大块的灰砸下来,Sherlock弓起背,用手臂撑起自己,遮住下面的Everett。


一分钟后,摇晃终于停止了,Everett能听到楼下零落的喊声。他惊慌地自下而上望着Sherlock,又问了一遍,“地震了?”


Sherlock盯着他,微微扯动嘴角,“魔法。”他抬起头,望向四周,目光锐利,“有人嫉妒得要疯了。”


他刚说完,Everett就觉得胸口一窒,下一瞬间,好像水流倒灌进房间,周围的一切除了他和他身下的床,全都漂了起来,Sherlock从他身上浮起来,四肢像在水中一样挣扎着打开,大衣敞开,他瞪大双眼,从半空中望向床上的Everett,满脸震惊。


Everett还来不及说出一句“小心”,一股看不见的暗流狠狠击中了Sherlock,他如同一截断木,被甩向了房间一侧的墙上,接着和所有家具一起,在地心引力回归的刹那,重重摔落在地。


 


TBC




奇奇的默默然快要成精了……

评论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