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进一个大坑

【奇异玫瑰】Stranges

大嚼

Box.G:

依然点梗内容。
奇异玫瑰生子带崽梗(被我写得很烂。
@果叽酱
拖了一个月之久,作为补偿的番外正在施工。
为了证明还活着就先出正文
大概只能当段子看(。
前半的怀孕本意是Bottle的后续,好像也可独立成文所以牵过来当点梗(不要大脸)
(二)的8.部分内容源 @六叮JanLoidin
以下正文。







(一)


    多吃一口巧克力酱是不会让他胖起来的。


    Ross再三和自己的私人医生兼法师强调这一点,但是法师依旧坚持着把巧克力酱放到了橱柜最高的地方,就算Ross再怎么咬牙也不行。


    Stephen也是最近才发现Ross有些胖了。


    他的小肚子有点调皮的丰满了一小圈,而Stephen并不记得他给Ross吃过什么高热的,戒断特效药以来的这几个月他一边向以前结识的养生教授学习着,一边给Ross调整身体——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像是个老妈子。除了这几天Ross突然想吃点什么巧克力酱和杏仁,没有别的了。


    Stephen也发现现在的Ross闻起来像是一块甜芝士。法师在餐桌边第三次凑近Ross的脖子时Ross不悦地推开了他的脸。Ross正在吃一片柠檬,Stephen觉得那其实挺酸的,不过营养师并没有和他说柠檬不可以吃。但是整整一个半就有点过了。Stephen有些慌乱地把Ross的叉子给摁住,然后再次接收到了不悦的注视。他也没管,把装了剩下半个的碟子给推远些。Stephen觉得自己有必要问点什么。


    “Everett,你最近有没有感觉不舒服?”


    “为什么问这个?”Ross的脸部曲线看起来比他们第一次见后柔软了许多,在早餐的光线里能看清他耳廓上细小的淡金色绒毛。


    “我觉得,你可能……”Stephen的表情有些不言而喻。


    Ross想起这几天早上开始的莫名其妙的呕吐,然后盯了一会儿法师认真的脸。


    “这周末提醒我请半天假。”


    Stephen看着Ross走过他开的传送门,想起他还有一个认识的优秀的妇科医生。


    Stephen是在三天后才听到消息的。Ross的小秘书偷偷告诉他,这几天Ross在办公室里吐得很厉害,上面的直接送了他一天的假。Ross现在还记得他那上司说的什么:让你的alpha带你去医院,我们的Omega官员从来没有一个是在办公室流产的。
    干。Ross其实差点就骂了出去。


    那个优秀的妇科医生是一个卷发的女士,她显然是先被Stephen的红色斗篷给吓了一跳,然后用尖尖的女花腔喊出了Stephen的名字:“哦我的老天,Stephen!”她又看到了Ross,“你的男友真可爱!”


    等到Stephen坐下来,这位医生又开口了:“让我想想,看你这奇怪的袍子,真是神奇。”


    “你急匆匆的前几天打来电话,啊,难道……是你怀孕了吗?我可以提供一系列的产前产后服务,看在友情上可以给你打个折,我还可以为你亲自手术,Stephen。”Ross发现Stephen认识的女士不太寻常,至少这个是。她脸上的笑容让两个人都有点害怕。


    “事实上,是我,”Ross忍着脸红开口了,“我想要做一个产检。”


    在快要烧起来的热度影响下Ross无比想砸烂他旁边Stephen的大大的笑脸。


    “我很少见到你们这样的伴侣,Stephen,Omega才刚出现孕吐没多久就直接来医院产检,”女医生扁扁嘴唇,“很积极,显而易见,准备好要做父亲了。本来你们可以先自己试试验孕棒。”


    “Nancy,你不该说出来……”Stephen看着Everett脸上的绯红褪了下去有些失望。


    有朋友帮忙检查可以做的比较快,然后他可以趁着剩下半天请爱人去吃午餐——最近Everett忙着筹划一个选举,他一个星期没有和Everett一起吃午餐。当然检查更重要,是的。


    “那我在家也是可以验的。”比起肚子里尚不熟悉的小豆芽,Everett还是更关心他做了好几年的工作。


    “医院总是比较靠谱,Kenny。”Stephen特意用了爱称,他想也许这会有点帮助,让Everett回心转意。他不想推掉订餐。顺便一提,是包厢,因为他们两个职业服饰的特殊。当然不用说一起坐在双人餐桌前吃情侣套餐。


    “别这么叫我,Stephen Strange。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亲爱的母亲都没有这样肉麻过。”看来这招是有用的,因为Everett一直在扣击椅子扶手的手指现在停下来了。


    他开始掐Stephen的手了。Stephen忍着想抽痛的嘴角把Everett的手指抓在掌心里。法师的手掌很宽大,一时间Everett挣扎不出去,用来握笔打字的他的手只有柔软的指腹,被Stephen的手抓着,就像是被网圈住的兔子。


    “不用太心急,现在时间不到,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拍出片子来看了。”Nancy装作没看到两个人的小动作。


    “先用试纸检测看看,但看这情况多半是怀孕了,Stephen这样的Alpha,遇上他很辛苦吧。”女医生看起来是想要笑,不过马上又止住了,“以及要纠正一句话,Strange的小伴侣,产检是要怀孕大约十二周后才会做的,男性Omega也许会推迟些,不过不用担心,Dr.Strange肯定会做好一切的。”


    Everett的手心被Stephen挠得发痒,他瞪了法师一眼,然后转头说:“Everett就好,如果你喜欢的话,Ross。”


    “好的,Ross先生,”Nancy的确是令人喜欢的医生,“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出来,反正我是看出来了。”


    Stephen觉得有些不妙,好友的语气是要拆他的台。当然也没什么关系,通过Nancy给Everett一个惊喜,不过为。


    “我们贴心的法师,为你点好了午餐的地点,十分浪漫的一家,情侣套餐会附赠玫瑰,套餐的牛排味道非常棒,而且隔壁就是酒店。”那句酒店应该是多余的。Stephen看到Everett眼角的细纹因为这句话而微微拉扯开,并且再次转过头来看他,他就知道自己不用解释了。


    “好吧,我们贴——心的,法师,”Everett在走进回家的金色光圈前叫了一声Stephen,“我的午餐,不会食言吧?”


    Stephen甚至看到他轻轻挥了挥手里的试纸盒,而且似乎又开始脸红了。


    也许以后有机会可以试试那家酒店。没错。








(二)


1.
    两人的宝贝儿出生在五月的一个清晨,纽约刚开始可以看到晨曦的后十几分钟,窗帘外羞涩的阳光是玫瑰色。漫长等待引来的第一声婴儿啼哭仿佛在那时刺穿了Stephen的声带,法师只能像尊滑稽的雕像一样杵在原地颤抖自己的双手,而发不出任何声音。


    许久,Stephen在经过允许后触摸了护士怀中那个涩拉拉的小生命,他看起来又皱又奇怪,是个男孩儿。Everett还睁着他疲劳的眼睛,本能驱使他多看几眼那个折腾他九个月的小坏蛋,然后在Stephen一点点魔法的作用下安静地熟睡过去。



2.
    Everett说,他要叫他Everett。
    同时在翻着手机筛选名字的Stephen觉得这也许是Everett在捉弄自己,还有那么多其他的名字可以取,Kerwin、Isaac……Everett Strange,这或许听起来有些奇异?哦,毕竟是第二个奇异先生。



3.
    “Everett?”
    “嗨,Daddy?”
    “Stephen?”
    这样的事情已经对于Stephen来说已经有些习以为常,当他从传送门跃进家中并大喊爱人或男孩儿的名字时,一大一小两个人就会同时答应。这有些方便,又有些麻烦。顺便一提,小Everett的发色与Everett很相近,但是偏淡,更像是暗暗的金色。



4.
    “Everett,麻烦拿一下浴巾!”Stephen因为忙于另一维度的事已经离开了一个星期,现在刚回来,正在享受热水浴。现在他等着自己的爱人给自己拿来浴巾,或许还可以和对方聊一聊这几天发生的事。在浴缸里。
    “Daddy,你的浴巾。”浴室门被打开,小小的手伸进来把毛巾挂在门把上,然后迅速关门离开了。
    这时就有些泼冷水了,Stephen承认自己挺想在浴室中来一场热情火辣的性事。


5.
    如果Stephen没有委托,他的斗篷一天中陪着Everett的时间是最长的。它对于男孩儿的存在特别兴奋,它会裹着Everett小小的身子一起滚进沙发里,会托着Everett在客厅里飞来飞去,撞翻Stephen从法师朋友那儿拿来的魔法衣架,偶尔也会给窝在Stephen怀里睡午觉的Everett当毯子盖。
    不过Stephen甚至挺生斗篷的气,毕竟他还没有那样子亲昵地用手蹭过Everett可爱的脸颊。


6.
    Everett总是拒绝Stephen用魔法将Everett浮在空中,虽然这让父子俩玩得很开心,但是他并不希望小Everett摔下来或者由此对魔法产生太大的兴趣。
    “我心里有你一个至尊法师就足够了。”
    Stephen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情话。


7.
    有了小Everett之后,Stephen感觉他们的双人床开始稍微有些过于宽敞,倒不是小Everett的睡相不好,他睡在床边的一张小床上,有自己的星星灯和小闹钟。而Everett离他越来越远,Stephen伸手开始摸不到人了。听着Everett悄悄的呼吸声入睡是一种莫名的享受,而Everett以让他定定心做榜样为由,甚至和他各自分了枕头和被子。


    “我明天还要上班,省点力气,记得照顾好Eve……嘿!干什么!”


    “我可以开镜像空间,Kenny。”Stephen扣住Everett的手臂,然后把热气呵在对方的耳垂上。而他最终总会引来Everett的反抗。


    然后Stephen发现Everett的肘击越来越熟练了。


8.
    “喂,Ross先生吗?”


    “是的,老师您好,有什么事吗?”


    “今天在幼儿园里我们问了小朋友们有没有想以后要做什么,Everett说,他想做一名法师……”


    “嗨,Everett?”


    “你对儿子说过了些什么?他说他想做一名法师。”


    “我觉得这挺好……”


    “说了什么。”Everett打断了电话那边没底气的声音。


    “前几天他问我是怎么追到你的。”


    “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Stephen沉默了很久,“大概因为我是个法师。”


    “你是在沮丧吗Stephen?”


    “不,这么想来的确是我,不够有魅力。没有实质一点的魅力。”


    “……”Everett暂时不知道怎么接话,放了学的男孩儿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夸张地对他比着口型:说我爱你!


    “……”快说啊!小Everett皱起了与Stephen极其相像的眉毛,凑近他Papa的脸用力地再次做出了口型:我——爱——你!


    “哦,好吧……”Everett投了降。


    “我爱你。”


    没等Everett脸红,电话另一边突然有什么掉落的声音,然后就挂断了。


    没等几秒Everett身侧突然迸射出金色火花,Stephen慌慌张张地跌出来,然后用力地一把抱住Everett。


    Everett回搂住Stephen,Stephen腾出手去搂过小Everett的头,然后用嘴唇轻轻碰了一下前额,男孩儿不好意思地逃回了小沙发去坐着,然后面对着墙捂住好奇的眼睛,不去看两个大人的拥吻。





END.

评论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