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进一个大坑

【奇异玫瑰】空谷足音 BE一发完

ʕ •ᴥ•ʔ:

这是我对自己一次史诗级的高估,我搞不来,我没这个实力。


这是一个有伏笔的第一人称故事,看看你有没有猜对答案。


只希望它读起来不是太尴尬。




1


我的名字是Everett K.Ross。


其实我更喜欢被人叫做Kenny,有种亲密感,但因为太过亲密了,会这么叫我的人不多。


好吧,何止是不多,会这么叫我的人只有一个。


而那个人的名字是Stephen Vincent Strange,他喜欢被人称作Doctor,曾是个神经外科医生,现在是我的男友。


嗯,这么介绍有些奇怪,准确地说,现在是至尊法师,据说在我们的次元中仅此一位的至尊法师。


他并非无所不能。我必须诚实,毕竟他连房租都交不起了,一个交不起房租的大男人,在纽约能有多“至尊”?


可我也不在乎,就算他在有些地方很傻很没用,但他的确是个好男友。


比如现在,我正在重伤养病,休假在家——说实在的我现在并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了,只是对我受伤时没多少记忆了,浑身上下还没什么力气——他负责照顾我,而我就住在他的纽约圣所里,整日与那些法器和怪物为伴。


实话说有点无聊。


你不觉得我该回去工作了吗?昨天晚上我这么问他。


他握住我的手,摇了摇头,说我根本不用着急。


2


我晚上睡得很浅,有种整夜都没怎么睡着的错觉。但Stephen一直坐在我不远处看书,我不知道房间那么暗他是怎么看书的,而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房间那么暗我却把他看得那么清晰。


他突然发现我睁眼看着他了,我立马装作在梦里翻身,闭上眼睛。


“睡不着吗?”他低声问我。


现在装睡也没意思,只好回复说是的。


又是一片沉默,那种我连自己呼吸的声音都听不见的死寂。


“你受伤后有点神经衰弱,Kenny,要不要起来跟我走走。”


分明安眠药是更好的选择,但身为医生,Stephen大概在担心副作用或者依赖性的问题。


我从床上坐起身来,夜晚的圣所并不是很冷,Stephen身上泛着一层冷光,他居高临下地伸出手来,宛若降临人世的真神,嘴上说要拯救众生,眼里却全是清冷。


从Stephen的表现来看,我知道我的状态不是很好了。


3


那天上午我偷溜出去了。


纽约人真冷淡,我走在街上,就是走得有点慢了,经常会被撞到,连句对不起都没有。


想当初在牛津读书那会儿,满街都是正统的绅士,就算只是从你身侧走过都要说句不好意思——当然这种礼仪我这个美国人也谈不上欣赏。


后来太阳晒得我有点恶心,我在街边坐了一会儿,没带手表出来,但Wang也该发现我跑出来了,什么都没干,但也是时候回去了……该死。


这是我受伤之后第一次觉得自己快不行了,我居然认不出来我在哪里,我想要问路,但不可能有路人知道什么是纽约圣所,我只能一面往回走一面回忆圣所的具体地址。


Stephen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


他满脸阴郁地看着我。我知道他要发火了,可他什么也没说,只让我跟在他身后回家。


我可不是囚犯什么的,我是个成年人。


但这些话也只好在心底说说,他看起来真的很生气,最好别在这种时候惹他。


4


“你不能就这样跑出去,什么都不说。”


Stephen的手在颤抖,我尝试着上前握住他的手,但我没有成功,他退开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有别的什么可说。


“我再三嘱咐你不要出去,万一你……死在外面怎么办?”


“你说得有点夸张了吧Dr.Strange,人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死了呢?”


我开了个玩笑,显然Stephen非常、非常讨厌这个玩笑。


“命运会在你嘲笑它的时候加倍奉还,记住这句话kenny,千万别这么对我。”


Stephen看起来想要给我一个拥抱,但他最终也没这么做。


我有点生气,因为他的反应太过火了,这让我想起很久之前,我差点被杀,法师就把可以找到的敌人屠个精光,害得我好不容易找到的信息链断个干净。


之后收拾法师造成的那些烂摊子的事简直不值一提,那些消息比什么都重要。


比我的性命大概还要重要那么一点吧,但我知道很多人相信那些信息比我的性命重要得多——显然只有Stephen想得和大家不一样,所以他是法师——所以他是我的男友。


那之后Stephen会带着我出去走走,偶尔还能回去复仇者联盟的大楼。


说实话见到没有我依然能好好工作的同事们我有点失落,我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但大家都太忙了,没有功夫理我。


Stephen没有为我放慢脚步,我试图让他走慢一点,他没有理会,就像是陌生人一样冰冷。


回家之后,Stephen又恢复那副温柔的样子,我突然不太懂到底哪个才是他。


但我喜欢现在的感觉。


5


但一直有一种隐隐的不安在我的心底滋生,不管我到底怎么了,好像它从没有好转过,法师所盼望的不过是减缓我恶化的速度。


法师的做法看起来是什么也不做。


我有点担心这样下去自己会不会好起来,于是我想做点什么,我摔坏了盘子,打翻了盐罐,把厨房弄得一团糟。


满脸横肉的Wang听见声响冲进来收拾,我没敢说一句话,正在捡拾碎片的他抬起脸看我,眼神中却没有一丁点我预料中的愤怒:“如果还有人听得见祈祷的话。”


我甚至不想深究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希望他回来的时候不要向法师告状,我知道法师很穷,为了几个盘子大概会心疼好久。


然而当他回来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忘记该怎么称呼他了,Doctor这个词从我的舌头上跳脱到空气之中,我却无法让姓氏跟上它。就像是一个只有上半身的人,满身是血地趴在地板上,用世间无法想象的凄厉声响哀嚎着,带给我的除了恐惧只剩恐惧。


6


Stephen Strange,他告诉我说中间名不用费心记下,实在不行Stephen就可以了。


我问他我到底怎么了,法师摇着头,我看到他的泪水流了出来。


我觉得我真的做错事了,我不该打碎盘子,我不该想不起来那么多事,我甚至忘记了我曾经的工作,我想不起来我是做什么的,但大概和Stephen还有无尽的危险有关。


因为我开始频繁地梦到子弹和水泥的碎片穿透我的身体,但醒来去找的时候却无法发现任何一道伤疤,梦里有人发出的悲鸣有些时候听起来像是我的,有些时候,那听来属于Stephen,但更多时候,那根本不属于任何生物。


我找不到纸笔,就在任何可以产生水汽的平面上写下他的名字,这样我就可以一直记得他。


很快那个长着亚洲脸的胖秃头求我不要这么做了,会把客人都吓走。


我告诉他可以给我纸和笔,他回绝了,后来我发现他只是太善良,不想让我发现我已经没有握起笔写字的能力。


我不知道我还能做到什么,我甚至想知道我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死,但当我看到Stephen的时候,我又觉得我不该轻言放弃。


“我觉得我该去看医生了Stephen。”


“Kenny,我就是你的医生,相信我。”


“可你得做点什么了,”我试图把话说得委婉,但我做不到了,“我觉得我好不了了。”


“Kenny。”之后他什么也没说,因为语言无法转述拥抱的温度。


但这个拥抱却毫无温度。


7


我开始做一些奇怪的梦了,家里出现了两个Stephen,一个躲在暗处闭上双眼,另一个出现在我面前。那真的很奇怪,因为我能感到那都是他,货真价实的Stephen。


所以到底哪个是他。


但我就跟他就完全不一样了,至少从我的名字开始就不一样,他是Stephen Strange。


我的名字是……


8


该死。该死。该死。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Stephen大概要很久才能发现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13


Steve还是Sam或者Jimmy来着?或许只要嗨一声他就会回头吧。


“Kenny。”


对了,是Kenny,但那是我的名字。


“Kenny。”我希望我脸上的表情是笑容。


22


我发现我正在一个图书馆中央,但这个图书馆非常奇怪,书籍堆满到了天花板,却没有半个梯子,一个穿红斗篷的男人翻阅着那些书籍。


那些书本飞舞着,绕着男人就像是一群学会悬停的鸟,等等,有一种纤细的昆虫会悬停,我应该能想起它的名字。


“蜻蜓,Kenny。”一个声音响起来了。


我抬起头看着他,我觉得他在对我说话。


“谢谢。”我对着那个红斗篷说。


“你还在想什么别的吗?”


“我在想你是谁,还有我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Kenny,这个故事就会很长了,你有耐心听完吗。”


男人笑得很温柔,他落在我面前,我觉得有点害羞。


23


为什么我在听一个男人讲他和他爱人的故事。


24


有一个男人穿着红斗篷,没有风也会动的那种。


他在哭。


可我不太认识他。


所以是不是走开比较好。


41


雨。


很大的雨。


如果他不大点声说话,我就没办法听见他到底在说什么。


我走进了一点,发现于事无补,我的耳朵好像不太好用,跟雨没有太大关系。


他指着一块石碑叫我看,这回我听见他在说什么了。


我弯腰看见石碑上刻着的名字。


世间最简单的咒语,但是最为致命。


就像是那些穿透了身体的碎片和呼喊,那些喷涌而出却冰冷刺骨的鲜血,那些泪水和黑暗,没有一个是梦境。


42


“这里埋着我深爱的人。”


Everett K.Ross




FIN


解密时间!小玫瑰在最开始就死了,但博士用黑(?)魔法让他的灵体留存,但要保证小玫瑰没有意识到自己死了。随着时间流逝小玫瑰的灵体存在越来越稀薄,开始忘记很多事情,最后博士选择让这些结束,带Ross去看他的坟墓,但当Ross回忆起自己已经死亡的时候,也就是他彻底消失的时候。


而且只有博士也是灵体的时候,博士才能碰到小玫瑰,所以这也是博士在复联不理他还有家里有两个博士的原因,一个是肉体一个是灵体。


刺激不刺激,本应该能写得更好,但我没有那个耐心和实力。


实在不好意思用这种东西敷衍本尼老师的生日,就不妄称是生贺了。


但还是祝愿本尼老师生日快乐,比个屁股。(。



评论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