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进一个大坑

【BBC Sherlock】一千零一夜 (HW//26-終章)

脑内自动播放起大大的花体The End和昂扬结束音乐🎵有故事看的魔力时光又告一段落啦😫

眼睛:

//一千零一夜AU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終章


在夏洛克和欧洛丝道别后的第十二个黄昏,他终于离开了皇宫,与他成长的故地诀别。而所有人都知道夏洛克不会再回来了。


就在夏洛克离开的那个夜晚,雪林福特崩塌了。半夜里还未安寝的麦克罗夫特从他宫殿里向东的窗户看到比浓夜更深沉的黑烟一波一波地涌向天空。而欧洛丝的所在地——整座雪林福特彻底地燃烧了起来,那在夜色中看来就像是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炬。麦克罗夫特只看了一眼便知道一切已经太迟了。他没有马上喊人,只是静静地看着欧洛丝亲手烧毁她的枷锁﹑她那无止境的孤独以及永远无法赎清的罪孽。


夜里的东风纠缠着燃烧的味道,那是欧洛丝跟福尔摩斯道别。


她终究得到了她梦寐以求的自由。


 


与此同时,夏洛克也到达了他的向往之地,那是约翰曾经在他耳边一字一句地描述过的海岸。此刻,夏洛克就站在船只的甲板上,这里的一切恰如他的想象——海浪在日光照耀下会闪出金色的粼光,在月光映射下会黯得像黑色的丝绸。从对岸吹来的海风带着潮湿的腥气而及鲜活的生机,这就是他所想要的﹑他所渴求的。


——况且他还有约翰,约翰就安安稳稳地睡在船舱里。


夏洛克想着,在甲板上转过身,走向了约翰安身的地方。这些日子里他几乎每时每刻都在约翰的身边。夏洛克就怕他会错过约翰醒来的时间,是的,他知道约翰一定会醒过来。


他走过狭窄潮湿的走道,扭开门锁,这是这艘船上最宽敞的房间,床头上还有一只小窗户。中午的阳光把空气照得纤尘毕露,它隔着窗纱打在约翰沙金色的头发上,约翰看起来就像是从天空不小心掉落的光。


夏洛克走到床边,坐下,用柔软的棉花沾上清水,轻轻地拭着约翰的嘴唇。


“我们到了,约翰。你是时候起来了,所有人都在等你。”夏洛克说着停住了手,低头亲了亲约翰的嘴唇。他把约翰照顾得无微不至,就像约翰当时照料他那样。


夏洛克知道约翰现在不过是在做一个漫长的恶梦,但是终有一天他会把他唤醒过来。


“你答应过我的……我命令你现在就起来。”夏洛克边说边伸手去摸那一根根细细的眉毛,“我还愿意和你玩那个蠢游戏,每天晚上你问我一个问题,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想知道,我都会告诉你。”


这时约翰的睫毛像被风吹过一样轻轻颤动,那动静细得就像蝴蝶在挪动牠的脚步似的。


“我接受你的决斗,任何一种形式,只要你起来——”


夏洛克说着霎时间顿住了,这次他不会错认了,约翰的眼珠就在他的眼皮下翻动着。那副样子就像约翰在平常的早晨在他身边醒来时一样。他马上握紧了约翰的手,反反复覆地喊着他的名字。


“约翰﹗约翰﹗”


约翰的眼睛还是闭着的,但是他的嘴唇动了动——这次是真的,不是无数次夏洛克认错过的身体反应,约翰要醒来了﹗


夏洛克马上把耳朵凑到约翰的唇边。他听到约翰的声音像被埋在沙子里,他说道:“……真……的吗?”


夏洛克听到这声音,再次惊喜地低呼约翰的名字。他已经盼着这声音许多天了,不管白天还是晚上他彷佛都能听到。


“真的,真的。”夏洛克急急地保证道:“什么都可以。”他说完,把约翰轻轻地揽到怀里——事实上,他多么想用力地抱紧他。然而夏洛克仅存的理智提醒他必须小心对待。于是他只好像个在沙漠迷失多日的可怜旅人,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掬着一口清泉般拥着约翰。


约翰挣扎着睁开了眼,这是许久以来夏洛克再次望进他的眼睛里。


“到底……怎……么了?”约翰断断续续地问道。他虽然醒来了,但脑子依然昏昏沉沉。他勉力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发现这里除了夏洛克他什么都不认得。


“你醒来了。”夏洛克说,同时把一杯清水贴在他的嘴唇边。


感谢众神——约翰的喉咙总算得救了。这时他终于找回了他原来的声音,“我以为……我以为我死了。我把我的心……”


“几乎。”夏洛克说,吻了吻他的头发,“你做了件愚不可及的事,同时也是……最伟大的事。”


说到这里约翰突然惊呼了一下,他慌张地问夏洛克:“你好了?你好了﹗你的心呢?欧洛丝的诅咒呢?”


“已经好了,我的心已物归原主。我再也不用喝魔药,不用受到欧洛丝的威胁。”


约翰听着,笑得心满意足,“这样我总算没白挨一刀。”他说完伸手摸了摸夏洛克的脸颊,他的皮肤不再发热,但也不像从前那样冰冷,夏洛克是温暖的。


“幸亏你先喝了魔药,这是你少数做的聪明事。”


“啊哈,我当时很绝望,”夏洛克听着约翰的话,又把他抱紧了点,“只要能让你好起来,我什么都愿意做。可是我还是想要和你一起活下来,夏洛克。于是我想到了,如果魔药对一个没有心的人能凑效,何况是一个有半心的人?”


夏洛克长出一口气,情不自禁地去吻约翰的眼睛,“感谢众神给予你智慧。”


“是的,感谢众神——”


“还有我。”夏洛克笑了,他已许久没有笑过。


“告诉我,聪明的王子,”约翰的手摸着他骄傲的颧骨,“你为我做了什么?”


“魔药只是保住你一时的性命。我们的心在你身体内早已连成一体了,剜出半心令你非常虚弱。我知道你当时有多绝望,因为我也一样,你每天都离死亡近一步……于是我……我把我的铁心脏放到你的身体里。”


约翰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同时摸着自己的心口,“它……它就在这里。”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似乎比以往更沉重,就像在敲着一面战鼓一样。


夏洛克点了点头,说道:“你原来的心脏成为了铁心脏的动能,而铁心脏让你破碎的心再次变完整了。”


“……所以,我才能醒过来。”


“是的,但你还是让我等了好些日子。在这段时间,麦克罗夫特为你举行了葬礼。”


“这又是为什么?”


夏洛克叹了口气,“为了欧洛丝。只要她相信你死了,那她再也不会把手伸向你。你安全了,约翰。”


“她就这样相信你的话了?”


“不。”夏洛克说着摇了摇头,“从小到大,我都骗不过她。于是我向她说了实话,我跟她说你还活着。她倒是愈发相信你真的死了。”


这是夏洛克唯一一次瞒过了欧洛丝,但只有这一次也足够了。


“我们真正地自由了。等你好起来,罗莎蒙号便可以起航了。”


“罗莎蒙号?”


“是的,我们的船叫罗莎蒙号。我带着你到达海岸后便一直住在船上。”


“我感觉像做了一个长梦……”约翰叹了口气,然后把头靠向了夏洛克的心口,而那一下一下结实的心跳在提醒他这一切都是千真万确。


约翰听着,忍不住流下泪来。


“我有心了。”夏洛克抱着他,对他轻轻地说。


“感觉怎样?”


“不可思议,”夏洛克说,低头亲吻约翰的嘴唇,“完满,”他的手贴在铁心脏跳动的地方,“我已拥有了整个世界。”


他们一直亲吻,为了他们主宰了彼此的世界而庆祝。


 


此后,麦克罗夫特一直没有再见到夏洛克和约翰。他再次听到弟弟的名字是因为那些随着远洋的海浪传来的精彩绝伦的故事,那些故事是关于一个伟大的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以及他的挚爱约翰·华生——他们的名字被传颂,流传到他们的故乡。是以麦克罗夫特知道夏洛克和约翰在神奇的彼岸大陆活得好好的,并且活了很久很久。


他们一直在一起,直到交付给彼此的心停止跳动。




END





首先我要說:寫完這篇我要從福華畢業了﹗


《一千零一夜》原來只是個幾回就完結的故事。不知怎麽卻愈寫愈長了,而且寫文以來從沒更得這麽勤快過www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回光反照(喂)。或者我心裡還是捨不得。


雖然這篇的夏洛克和約翰因為故事的設定而有點過於浪漫了。但是我很高興他們更多的還是我喜愛的那個樣子。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們在這個故事裡會一直在一起。


 


然後非常感謝在連載期間給我點讚﹑留言的人。


說起來,在Lof這個平台上點擊量與點讚量的比例大概是100:1而點擊量與留言量大概是1000:1。所以,感謝那些不知不覺作為百分之一乃至千分之一的你們。


 


寫文本應是一件寂寞的事,一個好的寫手就該耐得住寂寞。而讀者的回應是一把雙刃劍,它會鼓勵作者,同時亦會讓作者對自己產生質疑。


我一直認為作為一個創作者“希望被喜歡”一點也不可恥,畢竟大多數人都不反社會。你的人或者你的作品並不會因為你“希望被喜歡”而降格。問題是你為了“被喜歡”做了什麼,你給自己的底線劃在哪裡。


被捧著抑或不被捧著都很容易迷失。大概創作不僅僅是技巧的修煉,它更多是心態的修煉——我們怎麼在“被喜歡”和對作品的堅持之間取得一個舒適的平衡。


 


我一直很喜歡221D這個論壇,很可惜的是我開始寫福華是13年,剛好跟她最燦爛,最好玩的時候擦身而過。她的好玩是在於她培養了一種氛圍,很多人願意認真看文,還長篇大論地跟你聊他對你的文的看法。這很認真,很斯巴達也很嚇人www可是寫手大抵不應迴避有建設性的批評或者相反意見,因為一個好寫手最需要的就是思考,而這些總是能讓人思考。


當然我也很喜歡Just for fun的東西,那不管對寫的人抑或看的人而言都更輕鬆。可一個圈子如果只有Justfor fun大概很難碰撞出新的,有趣的東西。


 


我還會寫文的。只是(至少暫時)不會再寫福華了,但是我永遠愛他們(突然害羞)。


不散不見。

评论

热度(301)